第三百七十二章高援朝在香江的關系

類別︰都市風雲 作者︰和光萬物 本章︰第三百七十二章高援朝在香江的關系

    “三天?小伙子,你信心挺足啊?”張俊平笑著說道。

    “張爺,高子的大伯在五十年代的時候,就來到了香江,去年終于聯系上了。

    高子的大伯在香江開了一家拳館,在香江很有些名氣。”刀疤臉趕緊在旁邊補充道。

    “很有名氣的拳館?拜了香堂?”張俊平笑著問道。

    在香江這個地方,尤其是這個年代,拳館不比其他的,不入會,不拜香堂,根本開不下去。

    除非你能像葉問一樣牛逼,打遍香江無敵手。

    就算是葉問,也無法完全擺脫和三合會的糾葛。

    “嗯!我大伯之前和14k有些關系,就進了14k,現在是勇字堆的話事人。”高援朝解釋道。

    香江的14k是香江的老牌社團,曾經的三大社團之一,只是如今已經四分五裂,各自為戰。

    不管字堆大小,高援朝的大伯能夠撐起一個小字堆,到現在還沒被人吃掉,也算是有點本事。

    這也和他大伯開拳館有關,開拳館的也許財路不怎麼樣,但是手底下絕對不缺打仔。

    “行!你自己去和你大伯談吧,盡快把勇字堆拿下來。

    大山,給高子拿點錢,在香江混,手里沒有錢可走不動路。”張俊平笑著說道。

    “我知道,資金這一塊,張爺不用擔心,肯定不能讓這小子缺錢話。”刀疤臉笑著接話說道。

    “張爺,您看我要不要和高子的大伯見個面?”刀疤臉猶豫了一下問道。

    “嗯,見個面也好!這樣高子的大伯也能夠放心把勇字堆交給他。”張俊平想了一下點點頭。

    香江的社團,除了那些老牌社團,有自己的產業的,其他一些中小型社團都離不開有錢人的支持。

    比如包家、霍家、林家、李家(不是李超人的李家)都在私底下養著一個或者幾個小社團,替他們處理一些他們不方便出面的事情。

    這時,廖不十也從銅鑼灣巡視回來了,來到張俊平的總統套房。

    張俊平和廖不十分開行動,廖不十去最遠的銅鑼灣那邊視察,張俊平則就近到尖沙咀這邊的店面視察。

    “董事長!”

    廖不十先和張俊平打了個招呼,然後又沖刀疤臉等人點點頭。

    廖不十也認識刀疤臉,知道是張俊平的白手套。

    “老廖,尖沙咀這邊搗亂的古惑仔是那個社團的,知道嗎?”張俊平直接開口問道。

    “知道,是德字堆的。”

    “德字堆?”張俊平笑了起來。

    他對德字堆還真是比較熟,完全是因為一個叫做吹水敏的明星。

    一個後世在國內號稱整個尖沙咀他說了算的明星。

    後來,張俊平還專門查了一下,才知道這家伙完全就是腦子壞了,跑到國內來吹牛。

    一開始張俊平就感覺有些納悶,如果真是尖沙咀話事人,怎麼可能混的這麼差?

    喜歡拍戲這個沒有關系,關鍵是拍了一輩子,居然一直都是配角。

    就算是為了低調,也可以搞幕後,當老板投資拍電影啊。

    比如向家兄弟。

    “我知道了,這件事老廖你就不要管了,最近兩天安排兄弟們辛苦一點,負責接送一下店里的店員們。

    這也是給他們一個機會,說不定英雄救美,就能抱得美人歸了。”張俊平笑著說道。

    “董事長,咱們安保部的兄弟都是內地來的,想要抱得美人歸可不容易。”廖不十苦笑道。

    “怎麼?老廖看你的樣子,好像是受過傷啊?”張俊平調侃道。

    “董事長,您就別拿我開玩笑了,我有老婆孩子的。”廖不十正色解釋道。

    “等這次回去,我會提議,咱們藝術品公司會在各地修建宿舍樓,讓奔波在世界各地的兄弟們,能夠在當地安家落戶。

    也能避免兩地分居的淒苦。”張俊平也不再開玩笑,正色說道。

    “真的?在各地都修建宿舍樓嗎?”

    “也不一定是自己買地修,直接買現場的樓盤也可以。”張俊平笑著說道。

    別的地方不說,香江這邊房價基本上到了低谷,可以動手買一棟兩棟樓,給藝術品公司的職工居住,也能增加他們對公司的認可度。

    “大山,你們貿易公司,今年可以考慮在香江入手一些物業,這次過來這麼多兄弟,可以考慮買幾棟來給兄弟們住。”

    “張爺,香江現在的房價一直都跌啊!我之前買了好幾套房子,現在都跌慘了。”刀疤臉苦笑著說道。

    “根據我的研究,香江的房價已經跌倒底了,今年是抄底的最好時機,明年香江的樓市就會開始回暖。”

    “張爺,我相信您,回頭我就買幾棟樓,給兄弟們住。

    他們跟了這麼長時間,現在又跑到香江,總要給他們一個交代。”刀疤臉對張俊平的話,有著迷信般的信任。

    “嗯!

    行了你們都去忙吧!明天一早過來接我。”張俊平點點頭,然後擺擺手,把刀疤臉這些人都給趕走。

    “張爺,那我們先走了!”刀疤臉帶著手下離開。

    送走刀疤臉等人後,張俊平打開一瓶紅酒,對廖不十說道。

    “老廖,喝一杯?”

    “董事長,我真喝不過這些紅酒,您要是想喝,我拿二鍋頭賠您。”廖不十苦笑著說道。

    對紅酒這種酸不 的口感,廖不十實在是享受不了。

    “你還真會給我出難題,這半島酒店,我上哪給你弄二鍋頭去?”張俊平笑罵道。

    張俊平把紅酒打開,倒進醒酒器里。

    “你個大老粗,這可是1974年的羅曼尼康帝。現在正是最好喝的時候。”張俊平搖頭笑著說道。

    “我知道羅曼尼康帝,以前跟著首長出國的時候,听說過這個酒,是法國頂級名酒,可是我這人沒那個命,享受不來。”廖不十不為所動的搖頭道。

    “銅鑼灣那邊沒有什麼問題吧?”張俊平問了一句。

    “銅鑼灣那邊還會,也有古惑仔想要打秋風,但是不像尖沙咀這邊這麼猖狂。”廖不十認真回答道。

    “尖沙咀這邊的事情,這幾天就會解決,這個你不用管了。這段時間照顧好在那些女店員就行。

    尖沙咀這邊的古惑仔很猖狂,今天我去尖沙咀的店,看到幾個古惑仔在門口監視咱們,雖然他們不認識我,但是他們很快就會知道咱們公司來了領導。

    這幾天很關鍵,他們很有可能會通過騷擾女店員,來給我們施壓。

    所以,你安排好保安,務必保護好所有女店員。

    人手不夠,可以從銅鑼灣那邊抽調一部分過來。

    告訴兄弟們,必要的時候,可以使用武器。

    出了任何問題,我兜著。”張俊平嚴肅的看著廖不十交代道。

    藝術品公司的安保公司在瑞士注冊成立了安保公司,另外還在世界上許多個國家都進行了注冊備桉。

    在相應的國家進行注冊備桉,才在該國家合法使用安保器械,包括槍支。

    “我知道了,我這就去和兄弟們交代一下。”廖不十也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十分嚴肅的點點頭,站起身就往外走。

    “你自己也要注意安全,你也有可能會成為他們的目標。”張俊平笑著提醒道。

    “董事長,我現在雖然比不上在部隊的時候,可是三五個人也別想近身。”廖不十自信的說道。

    話雖然這麼說,但是出門的時候,還是帶了兩個人跟著。

    他現在真的不比從前,腰部的傷,經過治療雖然不影響生活,可是再想像在部隊的時候,那麼拼命是不可能了。

    三五個人是近不了他的身,可是過後,他估計也得舊傷復發,殘廢一半。

    到了尖沙咀的店,廖不十直接來到保安值班室,把隊長和幾個班長叫到值班室。

    “最近幾天,尤其是今天晚上,可能是那些古惑仔最瘋狂的時候。

    剛剛董事長說了,必要的時候,可以使用武器。

    出了任何問題,公司擔著。”

    “是!”沒有任何猶豫,七個人齊聲答應道。

    尖沙咀這邊安排了一個中隊,六個班的保安。

    人數是絕對不少,畢竟店里賣的都是奢侈品。

    光看價格的話,在一些不懂行的人眼里,那是比金店還要值錢。

    所以,安保力量是絕對不能少。

    “如果真的一旦動了槍,記住一擊斃命!”廖不十也是個狠人,直接在張俊平的要求上進行加碼。

    其實,這才是正確的做法。

    一擊斃命,和死人講道理,總要比和活人講道理好講一些。

    尤其是面對古惑仔,如果只是擊傷,很有可能不是嚇退他們而是激發他們的凶性。

    “明白!”七個人大聲答應一聲。

    “從現在開始,所有人武器都要隨身攜帶。”

    “頭,放心吧,我們現在都是武器不離手的。好幾次要不是隨身帶著武器,把他們嚇走,那些家伙連我們都敢動。”中隊長裘建軍笑著說道。

    “告訴兄弟們,注意安全。”廖不十再次叮囑一句,才離開了值班室。

    “頭,中午一塊吃點啊?”裘建軍挽留道。

    “不了,晚上董事長在半島酒店請客,到時候咱們再好好的喝兩杯。”廖不十笑著搖搖頭道。

    “好,晚上咱們好好喝兩杯。”裘建軍咧嘴笑道。


如果您喜歡,請把《隨身博物館》,方便以後閱讀隨身博物館第三百七十二章高援朝在香江的關系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隨身博物館第三百七十二章高援朝在香江的關系並對隨身博物館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