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八章 呂倩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燼妖 本章︰第二百一十八章 呂倩

    外勤車隊緩緩回到新城,新城的許多民眾在都一旁旁觀著。

    畢竟這樣規模的行動很少見,而喜歡熱鬧是人之常情。

    而且許多人都很關心軍方的行動,因為相對而言,軍方的消息肯定是最為靈敏的,在現在局勢依然緊張的情況下,自然會有關心,不論懷著何種目的。

    車隊的行蹤倒也沒有必要隱藏,這樣的行動動作肯定瞞不過其他人的眼楮,加上現在外人並不能看出端倪,有關斂宇的資料已經成為了絕密資料,權限不足的不允許查閱。

    不過暫時指揮署還沒想好如何處理斂宇的問題,只是讓他到指揮署以後再進行商討,對此斂宇也表示解釋。

    因為斂宇的模樣面貌與常人無異,除了眼童略有些奇異外,其他的並不引人注目,畢竟在目前各種職業加持下的人類,很多時候往往形象會更加奇特一些。

    因此,斂宇坐在戰車上,略有興趣的觀察著周圍的情況。

    在這個雜糅了許多元素的城市中,他看到了許多有趣的東西。

    在他所能觀察的範圍目標內,所能看到的人類之中,絕大部分都是屬于“善”的一方的陣營——在人類的常規理念中,這樣的比例是不合理,特別是對于這樣一個看上去文明等級不足的文明而言。

    對于絕大部分的文明而言,廣泛意義上的“善惡”依然會在他們身上有些十分明顯體現,以及留下深厚的痕跡,除去極少數的意外情況外,其他的文明都不可避免的會經歷這些必要的階段,並在這個過程中根據各自的種族特性找到一條適合文明發展的道路。

    很明顯,人類並不在特殊的行列之中。

    他有著十分完善的人類知識儲備,在他落地的那一刻便有了一段相當完整的記憶鏈,是一段較為圓滿的人生,只是在災變來臨的那一刻戛然而止。

    由此,他可以推測出,或許在災變來臨的一刻時,一些存在便對于人類的群體做出了抉擇,例如在災變的那一刻在最初始“隨機”與“無規律”感染規律下的隱藏條件。

    當然這只是一個猜測,一個有趣的猜測。

    再加上如今看到的種種景象,則更加確信了在新城之中有些他感興趣的東西,其中他或許有機會找回自己遺失的記憶。

    斂宇好奇的觀察著外邊的種種,體會和對比著他的記憶與現實之間的差異和變化。

    何塵躲在戰車內部,沒有出頭。

    畢竟他現在名聲很大,沒準會招來一些麻煩,雖然他不畏懼,但也不想太麻煩,能躲則躲吧。

    但就在這時,路邊旁觀的一個女人看見斂宇的那一刻愣住了,臉上滿是不可思議的眼神。

    下一刻她突然撥開人群不顧一切的跑向了車隊中間,旁人都被她這樣的舉動嚇了一跳,旁邊維持秩序的巡警也愣了一下,畢竟直接沖擊全副武裝的車隊的還真沒見過。

    但下一秒馬上就反應過來,立刻上前制止了女人的行為。

    “這位女士請您冷靜一下,如果再試圖沖擊車隊的話我們就要開槍了!”

    其他的巡警紛紛拿出了武器,做好了準備,只要女人再不顧勸阻,他們是有勸開槍的。

    女人被制造後反抗很激烈,還是試圖擺脫巡警的控制,一邊掙扎一邊還說著,“你放開我,我不是壞人,我是要去找人!”

    “請您冷靜,您現在的行為很危險。而且您可以說你要找的人是誰,我們或許能幫到你。”巡警安撫著女人的情緒。

    此時車隊這邊也發現了這邊的動靜,車上的戰士迅速警惕起來,氣氛逐漸緊張,但車隊並沒有因此停下,只是有相關的負責人前去詢問發生了什麼情況。

    “我要找他!”

    女人指著斂宇的方向說道,隨後又大聲喊到︰“李安宇,是你嗎?李安宇!”

    女人的大喊大叫讓正在試圖控制住女人的巡警有些難受,他似乎看出了女人並沒有沖擊車隊的意思,即便著急也沒有做出太過沖動的舉動,這也是他還沒有采取強制措施的原因。

    強制措施可不是目前這樣力度的控制,執行力度是無上限。

    只是有些不配合,讓他想要在對方不受傷的情況下控制住對方有些困難,但好在在趕來同事的配合下,還是成功控制住了女人。

    呂倩看著遠處正在不斷遠離的熟悉人影十分焦急,她迫切的想要知道那個人是否就是她心心念念的人那個人。

    即便她十分確信自己的判斷不會出錯,但她同樣難以解釋,一個幾乎不可能活下來的人為何在如此之久後突然出現在自己眼前,還出現在了軍方的車隊之中。

    她的腦子亂糟糟的,有些運轉不過來。

    車隊的一名軍官過來詢問情況,快速了解以後他詢問呂倩,“你說你有認識的人在車隊中?”

    呂倩快速的點頭回答,“有。”

    軍官詢問,“哪一個?”

    “他!”

    呂倩看著眼前似乎很講理的軍官,似乎看到了希望,指向了斂宇的方向。

    而那名軍官順著呂倩指的方向看去,看到是斂宇的時候神色一變,即便他也不是很清楚斂宇的身份,但是整個車隊都被要求對斂宇的信息進行保密,可見其重要性,于是立刻嚴肅告戒呂倩。

    “女士,你應該是看錯了……兩位同志,請幫忙帶這位女士去休息一下。”

    軍官立刻對旁邊的巡警提示著,兩名巡警也是心中一凜,立刻回答道。

    “沒問題。”

    說著,兩人便要帶著呂倩離開。

    而那名軍官也打算回去匯報一下這邊的情況,畢竟這樣的情況稍微有些異常。

    呂倩听到軍官這樣說,頓時就有些慌亂,她還想要靠近車隊,只是面對兩個巡警的壓制,她根本無法逃脫,而她這樣的情況已經讓巡警在考慮是否要讓“安靜”下來了。

    但就在這個時候,車隊停下。

    一隊全副武裝的戰士將這片區域隔絕起來——物理意義上的隔絕,特殊的立場裝置干擾了圍觀群眾的視覺,在他們看來,這里的情況就是一個想要沖擊車隊的精神不太正常的瘋女人被巡警帶走的景象。

    而此時斂宇也突然出現在了呂倩身前。

    巡警在得到何塵的眼神暗示後也放開了呂倩,呂倩正疑惑時,抬頭卻看到了那個令她朝思暮想的臉龐,這讓她瞬間愣在了原地。

    像,真的是太像了!

    簡直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一樣。

    不論是眼楮、嘴唇還是氣質,都幾乎一模一樣。

    除去那雙紫羅蘭色的眼童。

    斂宇眼神略有復雜的看著呂倩,但還是禮貌且平靜的開口,“這位朋友,你是在找我嗎?”

    呂倩呆呆的點了點頭,卻又突然反應過來,激動的問道︰“安宇,是你嗎安宇,你為什麼這麼久都不來找我,我找了好多地方都找不到你,我還以為你已經……”

    “這位小姐,很抱歉,我不是你的那位朋友。”斂宇打斷了呂倩的敘述,紫羅蘭色的眼童平靜的盯著他,眼眸中倒映著呂倩些許憔悴的臉頰,“或許我只是和你說的那位朋友只是長的很像,大概。”

    呂倩顯然不能接受這個說法,“你怎麼可能不是李安宇呢?你怎麼可以不是李安宇!你騙我!你就是李安宇!”

    越說,呂倩的情緒就越是激動,而且動作看上去有些過激,這讓一旁的戰士稍微緊張起來,好在有何塵的囑咐,周圍的數名戰士都沒有動作,否則已經上前阻止呂倩的行為。

    斂宇任由呂倩情緒激動的質問自己,表情平澹,似乎毫不為之所動。

    直到呂倩情況稍微平復一些後,他才繼續說道︰“你所說的那位朋友……或許確實已經死了。”

    斂宇的話宛如一柄沉重的錘子落下,仿佛讓李安宇的死亡蓋棺定論。

    呂倩神色恍然,似乎依然不敢相信,但內心隱隱的已經認同了這樣的說法。

    但看著斂宇那酷似他的容貌與聲音,她內心始終無法說服自己。

    “抱歉。”

    斂宇丟下最後一句話後,轉身離開。

    呂倩此刻如墜冰窖。

    車隊離開,只留下了呂倩獨自留下原地。

    ……

    回到車上,何塵對于斂宇剛才的行為很好奇。

    因為如果斂宇真的不認識那個女人,又何必專門下車前去解釋,可是如果他認知,又為何只是單純的解釋一句自己並非那人所說的人。

    這整個過程看上去有些反常識,甚至是反直覺的,因為這個過程看上去毫無意義。

    要是說斂宇對那個女人有意思,何塵都覺得不現實,畢竟一個“非人之物”,哪怕偽裝的再像,也不是真正的人類,而且即便是在人類中,那個女人的容貌也沒有達到驚艷的地步。

    這時候,指揮署已經調查到了呂倩的部分資料,畢竟事情反常而且涉及到斂宇這個神秘來客,指揮署自然重視。

    指揮署將資料傳送給了何塵,何塵看完了資料後,眼神上透露出一絲奇異之色。

    隨後,何塵平常心詢問斂宇︰“你和女人認知?”

    此時的斂宇卻沒有否認,點了點頭︰“算是。”

    不過也沒有多說什麼,似乎不是很想在這里多說。

    何塵也很識趣的沒有多問。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即便“非人”。

    當然了,背地里的調查肯定免不了,就像當初軍方也同樣調查過自己的背景一樣,這樣的情況兩人都心知肚明,但都沒有放在明面上說。

    車隊離開後,呂倩失魂落魄的坐在地上。

    圍攻的群眾也漸漸離開,夕陽之下,呂倩的身影顯得格外落魄。

    她不明白,為何從神態到容貌幾乎一致的那個人,為何不願意與自己相認,是有苦衷還是不願意再看到自己?

    如許多人一樣,在這場災變中,她幾乎失去了一切,親人、朋友……

    而現在,最後她唯一不願意放棄的希望也似乎破滅了,她現在十分茫然,不知道自己如此之久的堅持到底是為了如何。

    好像一切都沒有意義了。

    想至此,一向堅強到倔強的她,眼角也流下了一行清淚。

    路人路過時,都會不由得投來異樣的目光,但在末世中,悲劇本身就是主旋律,個人的傷感難以感觸他人——在未知其貌的情況下。

    哭了許久,人影逐漸稀疏。

    夕陽也漸漸要落下,形影單只的呂倩如行尸走肉般的站了起來,此時的她已經孑然一身。

    或許是,她早就是孤身一人。

    只是一直在抱著不切實際的幻想一樣,而這樣的人並不少見。

    不過今天斂宇的出現,徹底粉碎了她的妄想。讓她落入冰冷的現實,以及無望灰寂的未來。

    她緩緩站起來,準備回家。

    因為天快黑了。

    只是如果在意的人已經消失,那難道“家”只是冰冷的磚牆就是所謂的歸宿?

    此時的她才明白了一個詞,叫心如死灰。

    即便如此,她還是一步一步的走向居住的地方,畢竟總不能躺在外邊再給別人添麻煩吧。

    但突然她撞上了某個人,她仰起滿是淚痕的臉頰,正要道歉,神色卻突然變得驚愕。

    斂宇遞過來一張紙巾,“擦一下吧。”

    呂倩滿是不可思議,接過紙巾後,小心翼翼的甚至是卑微再次詢問︰“你,你真的不是李安宇嗎?”

    “不是。”

    斂宇的回答很冰冷。

    再次熄滅了呂倩那顆滿是希望的內心。

    只是與之前不同的是,雖然斂宇仍未承認身份,但是似乎因為斂宇的再次出現,她的內心發生了一些微妙的變化。

    此時的她卻開始為之前的行動道歉︰“抱歉,我之前以為你是我的一位……朋友……”

    “沒事。”斂宇欣然接受,並不計較。

    “我能問一下你的名字嗎?”呂倩小心問道。

    “斂宇。”

    “斂宇……”

    呂倩陷入了某種沉思。

    斂宇平靜告辭道︰“既然看你沒有問題,那我就走了。”

    “嗯,那我以後還能見到你嗎?”

    “或許吧。”斂宇沒有給出明確的回答,但也沒有回絕。

    然後他告辭離去,呂倩在他身後看了許久許久……

    直到走出呂倩的視線,斂宇才松了一口氣。

    但內心的壓抑卻難以排斥。

    每個種族都會有著自己的獨特種族特性,即便他忘了許多,但他依然知道一些知識。

    例如他的種族特性最為顯著的特征之一——過敏般的感知同化……


如果您喜歡,請把《黑暗侵襲,我的職業是光》,方便以後閱讀黑暗侵襲,我的職業是光第二百一十八章 呂倩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黑暗侵襲,我的職業是光第二百一十八章 呂倩並對黑暗侵襲,我的職業是光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