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團藏︰干得好,不愧是根之意志

類別︰ 作者︰愛講道理 本章︰第60章 團藏︰干得好,不愧是根之意志

      第60章 團藏︰干得好,不愧是根之意志

      “記住,我們已經失去了一個強大的戰力。”

      說完這話,一眾宇智波族人面面相覷,有些則將目光放在宇智波鼬的身上。

      就算是決定要反叛,也不能是現在。

      止水一死,他們這邊就等于缺少了一個強大戰力,不能在第一時間控制住木葉高層,只會造成極大的傷亡。

      所以,他們現在需要一個能夠傳遞信息的內應……

      宇智波富岳似有似無地瞥了一眼沉默不語的鼬,眼神中有些失望。

      同時心中暗嘆道︰“有時間和鼬聊一聊吧,不管怎麼樣,家族才是我們的根。”

      他其實很清楚,宇智波止水一定就是根部殺死的,或許自己這個優秀的兒子親眼看到了那一幕。

      可即便如此,富岳還是制止了族人的暴動。

      首先,他並不相信這件事中有猿飛日斬的插手。

      好歹也是被稱為忍雄的強者,這麼會做出這種事情?

      何況止水從始至終都很親近火影一派,一直希望緩和村子與宇智波的關系。

      富岳想不通他殺死止水的動機。

      再者,現在殺掉幾名根部忍者並不是什麼難事。

      但真正的問題在于這件事的後續處理。

      幾個根部忍者只不過是處理止水尸體的棋子。

      殺害止水的一定另有他人!

      團藏!

      要是這幾個忍者都被殺死,那誰能證明是他們殺了止水?

      如今的警務部隊的風評口碑極差,自然也牽連到了他們宇智波一族的名聲。

      如果某些躲在陰暗處的老鼠拿這件事做文章,那麼無論是忍者,還是平民,都不會站在他們這一邊。

      必須要有證據。

      想到這兒,富岳轉頭看向鼬︰“止水的遺體,還有那幾個根部的成員,都帶回來族里了嗎?”

      他身為一族之長,只是魄力不足,優柔寡斷,並不是一個傻子。

      雖然不打算撕破臉,但他也不會這麼簡單就放過對方。

      “……嗯。”

      宇智波鼬點了點頭,帶著他們向關押地走去。

      等富岳一行人看到那些外表淒慘、臉上青腫的根部忍者後,頓時用異樣的眼光看了看鼬。

      “這家伙看來也不是那麼無情。”

      不知不覺間,族人對宇智波鼬多了幾分認同。

      而油女一族的根部忍者聞聲,微微抬起了自己青腫的眼皮。

      在看到宇智波富岳等人時,他的眼中閃過一絲決絕。

      “還是躲不過嗎……”

      其他幾名根部忍者同樣也是心神一沉。

      他們雖然沒有殺害止水,但是卻知曉團藏大人奪眼的計劃,也接到了追殺止水的命令。

      一旦這些秘密被發現,那團藏大人的處境……

      恍惚間,根部忍者不約而同想起了團藏大人那極具哲理的話。

      “我的內心就像樹一樣,樹越是向往高處的光亮,它的根就越要向下,向泥土,向黑暗的深處。”

      茂密的枝葉沐浴陽光,地下的根就要向黑暗中延伸。

      他們自從加入根部,就已經將身心獻給了木葉的根。

      不只是被因為被種下了舌禍根絕之術,同時也是為了木葉的未來。

      “團藏大人,我終于明白您的意思了。”

      油女忍者和其余幾個根部忍者都咬緊了牙關。

      剎那間,富岳的心里頓時產生出一股不詳的預感。

      可等他快步沖到根部成員的身前,這些家伙的聲息卻已經徹底消失。

      宇智波八代半蹲下去,掀開了根部忍者的面具。

      只見他們嘴角流出血跡和白沫,很明顯是中毒身亡。

      “居然在嘴里準備了毒藥嗎……”

      富岳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一腔怒火無處發泄,完全沒料到團藏培養出來的人這麼狠,居然會毫不猶豫地直接自盡。

      “隊長,現在怎麼辦?”宇智波八代轉身詢問著富岳。

      其他宇智波族人的視線也紛紛聚焦到了富岳身上。

      “先把這些人的尸體帶到警務部隊,我去找一趟三代火影。”

      富岳壓制住自己心底的怒火,一番冷靜分析後,便下令道。

      不管怎麼,還是要看猿飛日斬是什麼態度。

      …………

      而與此同時的火影大樓內。

      身穿火影袍的猿飛日斬站在窗前,已經遣散了所有的暗部。

       嚓!

      “日斬,你叫我來做什麼。”

      一聲開門聲響起,志村團藏的臉色鐵青,語氣中有些不善。

      他只是簡單包扎了一下,現在還急著去找大蛇丸換手臂呢。

      而且那個奪走止水右眼逃跑的面具人,他也要在黑市進行懸賞!

      “日斬!我的根部忍者呢?還有……”

      團藏正想搶奪先聲,卻被猿飛日斬打斷道︰“你殺了止水,現在他的眼楮呢?”

      宇智波止水死不死不重要。

      關鍵是萬花筒寫輪眼和別天神,絕不能落到團藏的手里。

      “眼楮?”

      團藏表情不由一怔,本能地皺了一下眉頭。

      有一只眼楮被那個面具人搶走了,但是另一只眼楮應該還在止水那里才對啊。

      忽然,團藏像是想到了什麼,突然面露喜色。

      難道說,他派出去的根部忍者,已經得手了?

      仔細想來也是,猿飛日斬叫他來的時候提到了止水的名字,顯然也是已經得知了自己奪眼的事情。

      而自己派出去的根部忍者遲遲未回,恐怕是被日斬給扣押了!

      “日斬!”

      團藏有些激動地敲了敲拐杖︰“你應該把根部忍者和止水的眼楮還給我!”

      猿飛日斬愣了愣,一時間居然沒有反應過來。

      什麼叫把止水的眼楮還給他?

      那雙萬花筒寫輪眼不就在團藏手里嗎?

      不是他殺了止水,然後奪取了止水兩只眼楮嗎?

      一時間,日斬突然有一陣不祥的預感。

      “你是認真的?止水的眼楮不在你手里?”

      “嗯?”

      團藏也是一愣,不過很快便反應了過來。

      干得好!不枉我教會他們根之意志!居然沒有開口!

      但稍微想了一下,團藏還是決定向日斬坦白︰“止水的眼楮,在被你抓到的那幾名根部忍者的手里。”

      可誰知道,團藏這話一說出口,猿飛日斬就當場變了臉色。

      “我再問你一次,你的手里,確定沒有止水的眼楮?”

      猿飛日斬的表情變得凝重,再次質問道。

       人麻了,忘記設置自動發布時間,差點就睡著了QAQ。

        …………

        吳殤穿越綜武世界,開局說書長生界,講述一個真實與虛幻的傳說,人人追求長生不死的神話!

        “暴龍在荒島怒吼,神靈在死城哀歌,虛幻在垂釣氣運,偽神在攥取信仰…”

        “佛陀為何被釘死在城牆,道祖的道身竟被砸成肉泥?!”

        “祖龍垂首叩地氣血枯竭而死,又是誰在著裹尸布于遠處眺望?!”

        ……

        從一代天驕神女蘭諾武破虛空開始,長生界的大幕徐徐展開。

        一曲祖神瑤,更是引得听書眾人紛紛落淚。

      

      

      (本章完)


如果您喜歡,請把《火影︰從無限月讀走出的漩渦面麻》,方便以後閱讀火影︰從無限月讀走出的漩渦面麻第60章 團藏︰干得好,不愧是根之意志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火影︰從無限月讀走出的漩渦面麻第60章 團藏︰干得好,不愧是根之意志並對火影︰從無限月讀走出的漩渦面麻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