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三章 阿濟格的進退兩難

類別︰歷史軍事 作者︰樣樣稀松 本章︰第四百八十三章 阿濟格的進退兩難

    如果建虜現在放棄遼沉,大踏步向北後退,東江軍想要一鼓作氣地解決敵人,就需要在遼沉經營至少一年以上的時間。

    建虜也會因此贏得一年多的緩沖時間,而不是被東江軍死死牽制,連耕種生產的勞力都抽調不出來。

    多爾袞要是真有那麼大的魄力,直接退到黑龍江流域,路上會死很多人,但郭大靖想要消滅他們,恐怕就不是三五年能夠完成的任務。

    至于更遠的,還有庫頁島,還有外興安嶺、西伯利亞,東江軍就更是鞭長莫及了。

    換位思考的話,這是郭大靖為建虜所能想出的最好的辦法。俗話說︰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

    但郭大靖知道,多爾袞即便提出這個方案,也會遭到建虜高層到底層的強烈反對。

    在大多數建虜看來,形勢並沒有到那麼嚴重的程度。怎麼就要掘開老汗的墳墓,抬著棺材、拖家帶口地跑路了呢?

    內亂是不可避免的,盡管不太可能刀兵相見,但思想不統一,對于建虜的作戰,也會有很大的影響。

    “把建虜盡量留在遼沉,我軍也要發展壯大到能全殲建虜的實力,那時候才是平遼滅虜的最佳時機。”

    郭大靖伸手指點著桌桉上的地圖,緩緩說道︰“遼沉的建虜敗退,只有兩條路︰一是向西走撫順、清原,退入建州衛故地,並繼續退向奴兒干都司的縱深;二是向北走鐵嶺、開原,先進入北方草原……”

    想要把兩條退路都切斷,顯然是很困難的。但堵住建虜西竄之路,還是大為可行的。

    雖然建州故地,幾乎是被建虜所拋棄。但無論是地理環境,還是重新經營的難度,都比北方的荒蕪苦寒之地,要強得太多。

    所以,如果建虜能成功西逃,重新安定和恢復的時間會大大縮短。如果是北竄的話,想要積聚起反擊的力量和物資,就不是三五年能夠完成的目標了。

    “末將明白了。”尚可喜點著頭,露出恍然的樣子,“郭帥的平遼,不僅是光復遼東失地,更要一勞永逸地解決建虜,使其再難威脅遼東。”

    郭大靖微笑頜首,說道︰“存人失地,人地皆存;存地失人,人地皆失。建虜恐怕還不是很明白這個兵家要義,也或者是享樂慣了,不肯放棄遼沉這繁華之地。”

    尚可喜深以為然,笑著說道︰“建虜原本就是個乞丐,好不容易從苦寒之地來到了能舒服享受的大城市,怎肯輕易放棄?”

    “正是要他們的這種心理。”郭大靖拍了拍桌桉,冷笑著說道︰“平遼還在其次,滅虜才最主要。”

    一城一地的得守,只要不對戰局有重大影響,郭大靖都能做出雷厲風行的取舍。

    比如鳳城,原本就是山城,易守難攻。但在特戰營兵力不夠的情況下,他就下令棄守,只在鎮江堡投入全力。

    建虜敢于發動東征作戰,與東江軍放棄鳳城,也有些關系。如此險要之地,東江軍都不守,可見遼東兵力的不足。

    如果東江軍以數千之眾堅守鳳城,應該能阻擋住建虜東進的腳下。當然,那樣的布置也失去了獲得大勝的機會。

    而仗打到現在,基本上已經是勝券在握。就算不能全殲建虜,能僥幸逃脫的也絕對不會很多。

    損失了兩三萬人馬後,建虜將再無機動兵力,徹底喪失了主動進攻的實力。在東江軍的牢牢牽制下,只能是坐以待斃。

    郭大靖與尚可喜正閑聊著,親兵入內稟報,從連山關、通遠堡方向,開來了大隊建虜,約在萬騎左右。

    “這麼快?”尚可喜驚異的神情一閃而過,隨即便笑著恭維道︰“郭帥神機妙算,建虜果然留有後手。可惜,只有一萬多人馬,已經難改戰局。”

    郭大靖擺了擺手,想謙遜下,又無奈地搖了搖頭。

    地位決定態度,郭大靖身為東江軍的二號人物,鐵定的毛文龍的接班人。無論是官職,還是貢獻,眾將領恭維,都在情更之中。

    建虜的援軍來了,這在郭大靖的意料之中。而他率部安營固守的位置,只能是讓建虜感到頭痛。

    ………………

    在連山關待命的阿濟格,接到鳳城的急信後,便率領萬余鐵騎迅速出發,可謂是雷厲風行。

    其時,鳳城守軍也沒有探悉到太多的情報,只知道敵人已經襲佔湯站堡,阻斷了與東進兵團的聯系。

    當然,鳳城守軍出動了兩千兵力,進行了試探性的進攻。在遭到迎頭痛擊後,損失了千余人馬後,又縮回了鳳城。

    等到郭大靖率部在鳳城西南倚山安營,鳳城守軍更不敢妄動,只想著敵人不要兩面夾擊,前來攻打就好。

    阿濟格在路上就又接到了鳳城守軍的急報,知道又有敵軍逼近鳳城,與湯站堡之敵形成了對鳳城的夾擊之勢。

    不管怎樣,阿濟格只能加速行軍,盡管情報很模湖。他也不知道東江軍到底出動了多少兵力,東進兵團現在的情況如何。

    等沿著大路趕到鳳城附近,看取敵人依山安營的位置後,阿濟格不禁皺起了眉頭,感到進退兩難。

    “若繼續進軍鳳城,並出擊打通東進的道路,此地敵人恐怕會伺機而動,截斷大路,或是攻襲通遠堡,將我軍的退路也一起切斷。”

    “若進攻敵人營寨,敵人憑借有利地形、犀利火器,我軍恐招致較大傷亡,且未必能夠攻克敵營。”

    東江軍若是有所行動,不管是堵路阻擊,還是出營作戰,阿濟格也不必如此糾結。

    可就這麼不動,卻始終瞄著己軍的後路,還有其它的作戰選擇也保留,倒讓阿濟格難以抉擇了。

    隸屬正白旗的馬國柱,隨軍出征,雖然象個贊畫或參謀,但也不得阿濟格的重視。

    眼見阿濟格有些為難,馬國柱還是盡職盡責,在旁躬身說道︰“敵人甚是陰險,雖然安營不動,卻窺視著發動的良機。我軍要謹慎從事,不能置後路安危于不顧。”

    馬國柱雖然獻計獻策,但說得卻很委婉,並沒有提出太具體的方案。

    後路的安危很重要,是留兵監視防範,還是先行攻打,擊退敵人,選擇權交給阿濟格,反正就這兩個選擇。

    阿濟格眯了下眼楮,甚是鄙視厭惡,覺得馬國柱說得是廢話。

    誰不知道要保證後路,可攻堅是他心存恐懼,不願意去做的。留兵監視呢,自己率領的人馬又不多。

    或許敵人就是在等著己軍去進攻,佔據有利地形,又有強大火力,正好發揮防御的長處。

    經歷過遵化大戰的阿濟格,怎麼能忘記那鋪天蓋地的炮火,還有那堅韌頑強的防守?

    可要是留兵監視,留多少人馬合適,又有多少兵力能夠繼續去打通與東進兵團的聯絡?

    “貝勒爺。”甲喇額真尹勒圖躬身道︰“依奴才所見,當揮兵進攻。若無擊敗此地敵人的實力,打開東進的通路,豈不是更難?”

    阿濟格沉吟了一下,眼中閃出精光,贊賞地看了一眼尹勒圖,用力點了點頭。

    前怕狼,後怕虎,如何能夠成事。老是顧慮到攻堅的傷亡,敵人火力的強大,那就不用打了。

    如果在以前,敵人擺在這里,那是肯定要將其擊退,確保後路安定的。可現在,心中產生了恐懼,就做出了不合常理的決定。

    正象尹勒圖所說,如果不能擊退始終有威脅的敵人。那過了鳳城,就能打開通路,援助東進兵團嗎?

    如果這里不能擊退敵人,那就說明此次援救行動不可能成功,也就不用費那個勁兒,反倒把自己率領的部隊陷入險境了。

    阿濟格長長地吐出一口氣,待濃重的白霧在眼前消失,他已經做出了決定。

    “尹勒圖,你率三千人馬前往鳳城換防,調出全部守軍,以及所有的J車,前來攻打敵營。”阿濟格沉聲吩咐道︰“嚴守鳳城,不可輕舉妄動。”

    “奴才遵令。”尹勒圖馬上躬身,很快便組織人馬,向著鳳城馳奔而去。

    阿濟格轉過頭,望著遠方的敵人營寨,沉默了半晌,下達了安營扎寨的命令。

    建虜的動向很快就被偵察清楚,急速送到了郭大靖手中。

    “建虜倒也算是明智。”郭大靖把情報遞給尚可喜,緩緩說道︰“既然如此,便發揮我軍所長,挫敗敵人的進攻吧!”

    如果建虜不顧後路,或是留守監視的人馬不多,郭大靖也不介意主動出擊,把這股建虜的退路也切斷,作全殲的布署。

    但建虜顯然采取了最笨,也是最常規的手段。在進攻中傷亡難免,但卻沒有輕易冒險,並保證了損失可控。

    尚可喜看過情報,呵呵一笑,說道︰“估計建虜不會拼命強攻,試探性的死個千八百,也就打不下去了。”

    一萬對一萬,倚仗著地形和火力的優勢,沒有失敗的可能。唯一的不同,就是殺傷敵人的多少。

    尚可喜先行告退,巡視陣地,做好防守的萬全準備。

    郭大靖在帳內呆了片刻,也走了出去。

    在山頂,他舉起望遠鏡,望著遠方正在安營扎寨的建虜,思緒卻飛到了遼東,那里才是主戰場,也不知道戰況如何。

    …………………

    轟!一聲震耳欲聾的巨響之後,尖利的碎石如雨點般激射而至。十幾個建虜被擊落馬下,戰馬的悲嘶、傷員的慘叫,回蕩在大路上。

    這還沒完,一排火槍從路旁山坡的樹林中射出鉛彈,又給混亂的建虜帶來了殺傷。

    听著前方傳來的情況報告,阿敏陰沉著臉,濟爾哈朗煩躁地用馬鞭抽打馬靴。

    襲擾太頻繁了,地雷、冷槍,借助于山林和冰雪的掩護,令人防不勝防。而且,每次敵人都是打了就跑,令建虜追之不及。

    前鋒部隊還遭遇到堵路,在下馬清理路障時,便會遭到敵人的攻擊。這種面對面的戰斗,也沒讓建虜佔到什麼便宜。

    “把抓到的朝鮮人押到前方,迅速前進。”阿敏也不征求濟爾哈朗的意見,便沉聲命令道︰“不惜傷亡,一定要盡快撤回遼東。”

    阿敏已經接到了鎮江堡外的友軍送出的求援急信,知道敵人萬余騎兵已經趕到遼東,後路有被切斷的危險。

    但部隊的回援還是晚了一天多,杜度所率的殘部逃出報信,阿敏不得不率軍前往龍川,援救成為孤軍的濟爾哈朗所部。

    東江軍和朝鮮聯軍幾乎全殲杜度所部後,連續作戰,設置了層層截擊,阻擊濟爾哈朗這路建虜,使其行進艱難,不斷地付出傷亡的代價。

    在阿敏所部的援救下,濟爾哈朗終于率部脫困而出,但所率領的五千多人馬,傷亡已經達到了一千多。

    如此一來,侵入朝鮮的近兩萬建虜,此時只剩下了一萬三四千,傷亡近半。

    阿敏此時已經意識到形勢相當地危急,如果再陷于朝鮮,後果不堪設想。

    當然,他還有著僥幸的心理,認為攻打東江堡外營寨的,是東江軍所部的全部騎兵。只有憑借機動速度,才能這麼快地趕到遼東參戰。

    至于步兵,應該還需要兩三天時間才能趕到。這是阿敏根據騎兵、步兵的機動速度,也作出的判斷。

    可即便如此,盡快撤回,確保安全,也是最重要、最迫切的任務。畢竟,此次東征,出現的意外已經很多了。

    東江軍的防守愈發厲害,這在鎮江堡已經領教過了。可阿敏萬沒想到,在義州城下也吃了虧,朝鮮軍與東江軍的火力竟然相差不大。

    數年過去,朝鮮軍隊的表現,讓包括阿敏在內的建虜,都是大吃一驚。

    武器裝備與東江軍差不多,這只是其一;朝鮮軍隊的戰斗素質,更是令人刮目相看。

    都是東江軍訓練裝備的,到底還是輕敵了。阿敏等奴酋得出這個結論,卻是得到了血的教訓之後。

    連戰術打法都是師從東江軍,就象這持續不斷的襲擾,到處都有東江軍的影子。

    前方又傳來了火槍的轟鳴聲,阿敏知道襲擊不會停止,但部隊的行進速度確實快了很多。

    “沒想到此次東征,竟會是這樣的結果。”濟爾哈朗在旁邊嘆息著。

    阿敏哼了一聲,冷冷地說道︰“丁卯年,便被皇太極耍了,使瓖藍旗損失巨大,難以恢復。現在,又中了多爾袞的陰謀。”

    說著,他轉頭看著濟爾哈朗,忿忿地說道︰“不管是皇太極登基,還是多爾袞繼位,你這效忠的樣子,怎麼也沒撈到什麼好?若不是我率兵救援,你和杜度的下場怕是一樣吧?”

    濟爾哈朗磁愣著眼楮,沒想到兄長竟然如此深的怨恨,好半晌,無奈地苦笑一聲,想要出言辯解,阿敏已經一縱馬頭,拉開了與他的距離。


如果您喜歡,請把《逆天換明》,方便以後閱讀逆天換明第四百八十三章 阿濟格的進退兩難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逆天換明第四百八十三章 阿濟格的進退兩難並對逆天換明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