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3章 不在光里,也是英雄

類別︰武俠修真 作者︰黃石翁 本章︰第563章 不在光里,也是英雄

    這條靈脈應該平時都閉著嘴巴,封閉了獨立空間,那它開啟空間是受妖族的控制,還是它自己控制?

    如果是自己控制,難道這條靈脈已經有了自主意識?

    那就太可怕了!

    先看看吧。

    四個人靜靜地觀察著,待最後一個人族修士進入之後,那條靈脈的龍首便閉上了嘴巴。古鑠雖然沒有敢一直關注那個坐在龍首上的妖族修士,    但是看到這里,基本上在心中已經能夠確定,這個靈脈是受妖族控制的,並非誕生了自主意識。

    十天後。

    那龍首再次張開了嘴巴,簡山虹一行人從龍口內飛了出來,落在了山巔,    然後每個人上交給妖族一個儲物袋。之後便在妖族修士的帶領下,    走下了聖山。而那龍首又一次閉合。

    古鑠一直用眼角的余光觀察著簡山虹那些人,看到他們走進了一個村子,    才收回了目光。

    周華也收回了目光,靈識傳音道︰“我們根本沒有辦法接近那個龍首。而且那個龍口平時也不是開著的。等他張開的時候,我們更沒有機會。現在唯一的機會,就是混進那些人族奴隸之中,或者說服人族奴隸幫忙。”

    何平搖頭道︰“混不進去的。即便是我們故意讓妖族給抓住,我們突然出現在這里,會讓他們十分懷疑。即便不殺我們,也不會讓我們和那些奴隸呆在一起,因為我們沒有獲得妖族的信任。”

    “那我們能夠說服一個人族修士?”

    “那些人族奴隸?”何平道。

    “嗯!”周華點頭。

    “太冒險!”何平皺著眉頭道︰“你也看到了他們臉上的麻木和沮喪,你敢肯定去聯系他們,他們不會把你交給妖族?”

    毛飛也突然開口︰“周師兄,那一百多個人族奴隸中,你有認識和了解的嗎?”

    周華搖頭。

    如此,何平和毛飛的臉上都現出不看好之色。周華想了想,這些人族修士已經被妖族奴役了這麼久,    必定已經是贏得了妖族的信任,能夠被妖族信任,這些人族修士必定得作出令妖族信任的事情,比如殺死人族修士,以獲得妖族的信任。這樣的人,敢去見他們,並且說服他們嗎?

    大家不由紛紛搖頭,心中有些彷徨。自己等人好不容易來到了此處,卻無從下手,難道真的直闖聖山去送死嗎?

    “我去試試吧。”古鑠突然開口道。

    周華三個人一楞︰“你去試試?試什麼?”

    “我認識那些人中的一個,也算是了解吧。我單獨去試試,如果我出事了,完成任務的事情就交給你們了。我會盡量將妖族引走。實在擺脫不了,我會選擇自爆。”

    “古鑠……”何平和毛飛眼中現出憂慮。

    古鑠擺擺手︰“我們沒有別的辦法,不是嗎?”

    四個人沉默了,半響,周華道︰“你準備什麼時候去?”

    “等晚上吧。不急!”

    午夜。

    古鑠悄然從樹上落下,極力收斂了氣息,向著遠處的那個村子潛行了過去。過程非常順利,這里的監察十分松弛。想想也是,這里是什麼地方?

    西部妖族聖山,    西部妖族的中心。

    在這里就算有人族想要鬧事,    也翻不起浪花來,    因為這里居住著的修士,都是妖族大修士。敢在這里又異常舉動,面臨的結果只有一個死。

    恐怕長久下來,這聖山之地都是一片平靜,從未出過事,早就讓妖族放松了警惕。

    古鑠很容易便潛到了那個村子,沒有立刻進去,而是小心翼翼地圍繞著村子轉了一圈,確定這個村子內外並沒有妖族。但是他的心中卻並沒有絲毫的放松,因為他知道,有時候投降妖族的人族,要比妖族還狠,還變態。

    比如衛強!

    古鑠身形後退,退進了村子不遠處的樹林中,然後跳上一棵大樹,又布設了隔絕陣,然後盤膝而坐。等待著天明。

    天明。

    村子里的一扇扇門打開,一個個人族修士走了出來,古鑠看到了簡山虹,記住了他的房間,便收回了目光,不再去看。那些人族走向了村之外靈米田,開始照顧那些靈米田。

    古鑠很有耐心,盤膝坐在樹上,一動不動,收斂了氣息。一直到午夜。古鑠依舊藏在那棵樹上,蔓延出一道靈識直奔簡山虹的房間,穿透了牆壁。

    簡山虹躺在床上,睜著兩只眼楮,並沒有入睡。

    簡山虹十幾年前就是一個金丹,根本不需要睡覺,但是他也沒有修煉,兩只眼楮無神地看著天棚。猛然間他坐了起來,臉上現出了極度震驚之色,因為他的耳邊听到了聲音,一個熟悉的聲音︰

    “簡師兄,我是古鑠!”

    隨後簡山虹又苦笑了一聲,低聲呢喃道︰“我已經頹廢如此了嗎?開始幻听了。”

    “簡師兄?”耳邊再次听到了古鑠的聲音。

    簡山虹的臉色就是一僵,然後眼中現出驚訝之色。深呼吸了幾次,慢慢地釋放出靈識,感知到了古鑠的靈識,便順著古鑠的靈識,將自己的靈識蔓延過去︰

    “古師弟?”

    “是我。”

    “你……也被抓來了?”

    “不是,我來執行天盟的任務。”古鑠開門見山。

    天盟的任務……

    簡山虹的臉上變幻,最終靈識傳音道︰“我妹妹還好吧?”

    “還好!”

    “能和是說說嗎?”

    “好!”

    古鑠也沒有隱瞞簡山虹當初給簡瑩瑩帶來了影響,他知道自己的講述會關系到簡山虹的態度。便客觀地將簡瑩瑩的事情講述了一遍。簡山虹听完,深吸了一口氣,將心中的起伏安耐下去,真誠道︰

    “古鑠,謝謝!”

    “不客氣,我當初承諾過你。現在你放心,簡瑩瑩在天盟不再受到排擠,她有著我們一群朋友。”

    簡山虹知道簡瑩瑩之所以不再受到排擠,而且有了一群朋友,都是因為古鑠。

    “古鑠,你來這里為了什麼任務?”

    “炸聖山。”

    “什麼?”

    “炸那條靈脈。”

    “這怎麼可能?這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但是我來了,不是嗎?”

    “是啊,你來了,我真不知道你是怎麼潛入進來的。我勸你還是趁著沒有被發現,趕緊離開吧。這個任務不可能完成的。你會死的。”

    “我沒有完成任務,回去也會死。”

    “你們炸靈脈,有什麼辦法?”

    “天盟給了我一個陣盤,告訴我扔進靈脈那個龍口中就行了。”

    “你想讓我扔?”

    古鑠沉默了,他心中非常清楚,簡山虹一旦去做這件事,十成十的死亡。但是現在除了簡山虹,還能夠指望誰?

    古鑠不怕死,但是現在的局面是,即便古鑠不怕死,也沒有機會去把陣盤扔進那條靈脈的龍口中。

    所以,只能夠指望簡山虹。實際上這就是送簡山虹死亡。

    這很難!

    因為簡山虹怕死!

    如果簡山虹不怕死,也就不會投降妖族,成為妖族的奴隸。所以,听到簡山虹的話,古鑠沉默了。他心中也知道,這件事是不能和簡山虹講大道理的,不能逼人家做。所以,在心中嘆息了一聲道︰

    “簡師兄,你應該知道,這件事無論誰去做,都是去送死。我之所以沒有自己去做,是因為我無法成功,即便是送死,也無法接近龍首。而你有這個機會。但是,如果你不想做,我這就離開,你全當沒有見過我。”

    簡山虹也沉默了,半響無言。古鑠也耐心地等待。但是這一等就是一夜,簡山虹沒有絲毫傳音過來。古鑠也沒有絲毫傳音過去。這本就是在難為簡山虹,是讓簡山虹送死。你說的再天花亂墜,也改變不了是讓簡山虹送死的結果。

    人家都拋去了尊嚴,跪在了妖族的腳下,成為了妖族的奴隸。你還逼著人家去送死,這很難。甚至古鑠是冒著極大的危險來做這件事。如果不是因為有著簡瑩瑩這條線在,古鑠都不敢來聯系簡山虹。

    所以,古鑠不再去逼簡山虹,不再聯系他,只是默默地等。他準備在這里等三天,如果三天內,簡山虹不再聯系他,他就回去,和周華等人再商議。

    簡山虹沒有讓古鑠等那麼久,在當天的午夜,簡山虹再次靈識傳音︰“古鑠,我可以答應你,但是你要答應我的條件。”

    古鑠心中就是一喜︰“你說。”

    “照顧我妹妹。”

    古鑠默然了片刻,然後靈識傳音道︰“我答應你照顧你妹妹,卻無法答應你,一定會照顧好你妹妹。”

    簡山虹默然了片刻,他也知道一個人的能力是有限的,更何況古鑠的修為也不高。便傳音道︰

    “你盡力就好!還有,如果可能的話,照顧一下我的家族。”

    “我會在能力範圍內去做。”古鑠審慎地回應。這反倒讓簡山虹更加相信古鑠。

    “好,我信你。”

    “還有嗎?”

    “沒有了!”

    古鑠認真地說道︰“如果我活著回到天盟,我會將你的貢獻匯報給天盟,為你恢復名譽,為你爭得應該得到的利益。

    你放心,我在天盟還認識幾個高層。最起碼我和天盟第一煉器師非常熟悉,不會埋沒你的功勞。”

    “我……還能恢復名譽嗎?”

    “能,照顧你妹妹和你的家族,我不敢保證一定能夠做到,因為我的能力也有限。但是恢復名譽這件事,只要我不死,我一定會做到。哪怕暫時我做不到,我也不會放棄,用畢生時間去為你做到。

    因為如果你炸了靈脈,這個任務就是你完成的。

    天盟憑什麼不給你恢復名譽?

    就因為你沒有站在光里?

    但是你卻完成了天盟都無法完成的任務,雖然你沒有站在光里,但是你就是英雄。”

    簡山虹默然了片刻,語氣堅定道︰“我做!”

    然後語氣滿是悔恨和蕭索︰“古鑠,我真的後悔了。當初為什麼要怕死?就因為拍死,我走出了投降的第一步,這一步邁出去,便回不了頭了。你知道為什麼嗎?”

    “為什麼?”

    “因為怕死,而走出投降這一步,人就會更怕死。心中總有個聲音在說,你都這樣了,即便是硬氣一回,死了,不還是一個人奸?

    不如就死心塌地地投降妖族吧。

    但是,那種被妖族奴役的屈辱,卻又每時每刻地在啃咬我的心。

    覺得屈辱,卻又怕死。

    古鑠,我活得……都不知道用什麼語言來形容,我每天都如同行走在地獄中一般。但是你今天告訴我,我可以恢復名譽,讓我有了選擇。

    那麼,我就去死!

    之前是死了也恢復不了名譽,我沒得選,現在我有得選,我選死。只是這個死,如果是在第一次被妖族抓到,我就肯自爆,就好了。”

    古鑠心中嘆息,不知道如何勸說簡山虹。半響,簡山虹再次傳音道︰

    “不過這件事很麻煩。”

    “麻煩在什麼地方?”

    “你也看到我們這一百多人了吧?”

    “嗯!”

    “我們這些人修為各不相同,所有的儲物裝備都給收走了。即便是識海他們都要我們開放,然後檢查我們識海內有沒有法寶。像我這種識海內沒有法寶的,檢查完了也就完了。而那些識海內有法寶的,便要剝離法寶,被收走。

    現在的問題是,我怎麼帶著那個陣盤進去?

    那個靈脈內是一個很大很大的獨立空間,里面種植著各種靈果樹和草藥,還養著一些美味的靈獸,靈魚等等。

    通常情況下,我們每三個月會進去一次,為聖山上的妖族采摘靈果和草藥,捕捉靈獸和靈魚。每次會提前給我們發儲物袋,出來之後,便上交。

    所以,如何帶那個陣盤是一個問題。”

    古鑠想了想︰“我有一個法寶,是一個煉丹爐。我先剝離出來,然後給你煉化。之後,你再把陣盤收進九龍爐內,如此就能夠帶進龍首。”

    “好!我等你。”

    古鑠祭出了九龍爐和那個木瓶,然後將九龍爐內的儲物戒指,御獸袋等等東西,都轉移放進那個木瓶中,然後再將木瓶收進了識海,最後開始剝離自己和九龍爐的聯系。

    ++++++++++


如果您喜歡,請把《縱目》,方便以後閱讀縱目第563章 不在光里,也是英雄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縱目第563章 不在光里,也是英雄並對縱目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