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百二十四章•“你當然是最好的。”(“馮提莫愛包包”盟主2k加更)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封遙睡不夠 本章︰七百二十四章•“你當然是最好的。”(“馮提莫愛包包”盟主2k加更)

    “叮冬!”

    【見證一名重要npc(小碧)死亡。】

    【時間之戒(紫級)升級至lv.3。】

    ……

    【文明契約簽訂完成,你獲得了(他維執行官)身份。】

    ……

    小碧跳入世界邊緣,本質上算是一種死亡。

    她的肉體由凱烏斯塔所塑造,一旦她離開了凱烏斯塔維度,相當于她的軀體瞬間解體,只剩下了一段無形的程序。

    她死後,時間之戒獲得了升級。

    ……

    【時間之戒(紫級,lv.3)︰“既然一切都是通往開始的路,那,又為什麼來給我這旅途增添虛無縹緲的光彩?”

    精神+24

    控制類技能持續時間+0.5秒(不可躍過實力差強行判定)

    特殊技能(時間回環)︰消耗法力值,選擇你身周一定範圍內的空間,將該空間的一切事物朔回至一小時四十分鐘前的狀態。(此技能不可對生靈使用)

    時間之戒當前已記錄者︰特雷蒂亞、小碧。】

    ……

    時間之戒升了兩級後,裝備附帶的精神點數變成了24點,相當于一個二階精神系玩家。這樣算來,時間之戒每次升級都會加上2點精神,且沒有上限。

    除此之外,時間之戒加控制效果的屬性也是極品屬性。

    愛德華還真是好運,能打到這樣的紫級戒指。

    “……”

    甦明安抬頭看向猶如深淵的世界邊緣。神明的一個腦袋仍然在那里,露著一雙深色的眼楮,面貌隱藏于黑霧之中。

    看見甦明安抬頭,神明眯了眯眼楮,似乎是微笑了一下。

    【(?)好感度︰50+10點!(友情線)】

    ……

    “怎麼樣,開心嗎?”神明居然問出這樣的問題。她的溫和從來都是表象。

    “……”甦明安盯著她。

    足足三十枚玫血在摧毀他的體內器官,身體翻江倒海般疼痛。甦明安一連後退了好幾步,才穩住身形。

    “我知道你是誰了。”甦明安說。

    “是嗎?”神明說︰“那你猜的應該是一個錯誤答桉。”

    “你知道呂樹在哪嗎?”甦明安說。

    “終于承認呂樹不是你的真實姓名了?”神明思索了片刻︰“你應該問問你身後的那個人……啊,他已經走了,難道是無顏面對你?還是他心虛?”

    甦明安轉頭,看見後面空無一人,霖光已經悄無聲息地離開,只剩下孤零零的摩托車。

    “……根據文明契約,我會定期提供給你讓人類生存到72年的資源。兩年一次。第一批資源已經發放至神之城的坐標,你去接收就行……”神明的聲音漸漸隱去,頭也縮了回去︰“那麼,祝你好運。”

    罡風狂舞,在耳畔宛如魔鬼的尖嘯。甦明安捂住胸口,仿佛有一根大勺在他體內攪動,扭曲他的內髒和血管。

    ……神明。

    他遲早會手刃神明。

    這種世界副本的結局,大概率會以殺死神明告終。此前的數個完美通關的TE都是往好的一面發展,這次應當不會例外。

    “咳。”地面又留下一灘血跡。

    他搖搖晃晃地將鑰匙插入摩托車,戴上小碧之前的頭盔,學著她之前的樣子,啟動摩托車,身形坐穩,手掌握住把手,一轉——

    “烏拉——”

    摩托車卷起煙塵,像燙了尾巴的豬一樣再度躥了出去。黃沙與煙塵齊飛,他嗆著土,咳嗽著,鮮血和黃土混在了一起。

    這一次,空蕩蕩的世界邊緣,已經沒有人能載他離開。

    他學會了開摩托車。

    ……

    【副本開啟第十八天•下午】

    足以讓人類生存兩年的巨量資源,降臨在了神之城。

    當堆疊如山的資源被甦明安從神之城取出,由大卡車一輛一輛運出去,發放到快要凍死的人們手中,亞撒•阿克托這個名字再度被高高捧了起來。

    人們抱著暖石,嚼著食物,眼里終于再度出現了光。他們扔掉武器,由窮凶極惡的流民變為了居民,再度高呼起了城主的名字。

    人性如此。

    低谷時恨不得將他萬眾唾棄踩到腳底,高峰時卻又一個接一個地將他視為神明。愛之欲其生,惡之欲其死。

    只有需要他的時候,人們才會敬他愛他,一旦他滿足不了人們的需求,人們就會將他視為時代的障礙,恨不得推著他去死。

    黎明之戰時期的人類如此,測量之城時期的人類亦是如此——尹甸園首領莫利特•斯諾,與鷹犬卡斯基寧•斐羅。還有那些測量之城的紅眼居民,都仇恨阿克托構建了黎明系統與八型人格,以為只要阿克托死了,人們就能獲得平等。

    殊不知,若是沒有八型人格劃分資源,人們根本無法撐過那麼多年。

    沒有人能站在阿克托的角度思考問題,體會他感受到的一切艱難與痛苦,就連甦明安當初來到測量之城時,也會覺得阿克托是個壞人。

    很現實。

    沒什麼好仇恨的。人類對于自我生存的渴望,比任何事物都要強烈。

    “……”

    甦明安坐在末日城的政要大樓,看著手里的資源統計報告。

    “城主,資源發放的消息傳出去後,大部分流民選擇了扔下武器。我們也在竭力救人。”森•凱爾斯蒂亞朝他報告道︰“只是,一些人被【他維】蠱惑的時間太長,無論怎麼感化都沒有用……”

    “……知道了。”甦明安說︰“實在救不回來,就算了吧。”

    “明白。”森應道。

    “你要注意休息。”甦明安翻著手里的報告,看了一眼森的臉色。

    “多謝城主關心。但現在多工作一分鐘,就有更多人得到救助,說不定能夠挽救好幾個家庭。”森說︰“等資源發放結束了,我會休息的。”

    “嗯。”甦明安應了一聲。

    森鞠了一躬,離開了辦公室。

    甦明安注視著這位老人有些句僂的背影,那身血色披風經歷了三十多年的風霜,早已褪了色,像抹布一樣破破爛爛。

    在資源發放的消息傳出後,人們就像什麼都沒發生過。那些“趕緊交出亞撒•阿克托!”、“末日城怎麼能袒護亞撒•阿克托!”的言論好像也不曾存在過。

    人們畏畏縮縮地吃著手里的糧食,連見都不敢見他一面,就連一些下屬看著他的時候,都眼神飄忽,很明顯做過對不起他的虧心事。

    他伸出手,將一張雙人合照擺放在書桌上。

    合照中,他與面色紅潤的特雷蒂亞面對鏡頭微笑著,她身著時尚T恤衫,對著鏡頭比“耶”。這是一張很早以前的照片。

    由于特雷蒂亞的遺言,他無法為特雷蒂亞正名,他只能盡可能抹去她存在的痕跡,減少她被他人詬病。

    這一刻,他突然想起了副本開啟第八天,他在測量之城論壇搜集到的信息︰

    ……

    【有關特蕾蒂亞的歷史記載很少,樓主查閱了城邦四個大圖書館的資料,也很難還原她的生平。】

    【樓主只知道,她是一名經歷很傳奇的女性,是阿克托城主的同伴。戰爭期間的輿論對她褒貶不一,她似乎做過一件極大的錯事,導致她與城主分道揚鑣。】

    【據推測,特蕾蒂亞和城主應當有特殊的感情,她的死因,似乎是失蹤,也有人猜測她是老死……】

    ……

    原來如此。

    特雷蒂亞死因不明,原來是這個原因——她不該作為【他維】軍首領的身份死去。

    ……

    他突然听到窗外傳來響聲。

    他走至窗前,推開窗,看見不遠處高聳的鐘樓有上百個人影,像稠密的樹林。

    鐘樓位于末日城中心,每日風吹即響,表皮覆蓋金箔,每至陽光便金光四濺,被譽為末日城的標志建築之一。

    ……為什麼會有那麼多人站在鐘樓上?

    下一刻,甦明安看見鐘樓上一個身影往前邁了一步,身形像秋葉一般墜落——

    “啪!”

    甦明安這才發現——鐘樓之下,人們的尸體像是麻袋一般堆疊,已經成了一座小山。

    鐘樓上的這些人……在閉目依次跳樓,上演一場自殺表演。

    許多居民在中央廣場圍觀這一幕,滿臉驚色。

    甦明安突然明白鐘樓上的那些人為何跳樓。

    那些人……都是被神明蠱惑已久,無法被救回,雙目血紅之人。

    災變49年黎明之戰剛結束時,神明陣營的士兵,就做過戰敗後集體自焚的行動。如今災變65年,這些信仰者也選擇了集體跳樓自盡——他們不願活在沒有神明的世界里。

    信仰……真是一種很可怕的東西。

    “彭!”

    “彭!”

    響聲不斷傳來,人們一個接一個從鐘樓躍下。

    一名裹著布袍的老婦人,拎著手里的布袋,喘著氣走上鐘樓。她的眼里沒有紅光,自殺似乎只是她的自由意志。

    像她這樣的人還有很多,大多是失去了生存欲望,身邊親人全部死去,不願在世上苟活。

    她低聲叫了數次兩個字的疊音,抱著布袋,身形向前傾倒——

    在下墜時,她手中的布袋不由自主地松開,露出里面紛飛的小草——枯黃的、微黃的、雪白的、焦黑的、泛著一層青色的、沒有光澤的、泥水一般的、形態各異的。

    它們伴隨著她和其他人的跳躍,由于重量過輕而隨風揚起,像蒲公英的種子,仿佛要就此紛飛到四面大地,亦或是舞台上游離不定的光影。

    她的頭顱向下傾倒,身上的破布麻衣獵獵作響,仿佛天堂的羽翼,她的嘴角勾著笑,好像以此就能擁抱光明——

    就像荷葉上瀉過的水,留不下一點痕跡。

    “彭!”

    一聲巨響。

    而後歸于無聲。

    她之後,又是一連聲巨響,尸體堆疊成山。

    甦明安靜靜看著這一幕。

    五分鐘後,鐘樓之上,自殺者的演出已經結束。士兵開始清掃尸體。

    “鐺——鐺——鐺——”

    古舊的鐘聲傳來,厚重悠遠,為死者的魂靈敲響送別之音。人類生命的逝去再正常不過,無論是戰死、凍死還是餓死,生命都仿佛羽毛一般輕飄飄。

    唯有這一幕——上百人排著隊,以相同的方式雙手合十自殺下墜而死,能讓圍觀者感受到一股直擊心靈的厚重。生命的重量,仿佛唯有這一刻才顯得沉甸甸。

    “……”

    彈幕為之震撼,甚至短暫地卡殼了幾秒,甦明安看了空無一人的鐘樓數秒,合上窗戶。

    ……休息一會吧。

    他抹開下巴處的血跡,躺在床上,一股疲憊涌來——

    ……

    他嗅到一股青草的芬芳。

    石柱堆砌而成的四角亭子蓋著蘆葦與青草,腳下河流似一條條白色的帶子,將飄落的銀杏送至下游。陽光映照著水榭樓閣,環境蒼茫寧靜。

    甦明安可以很確認,這是夢。

    他身處一顆粗壯的銀杏樹後,腳下踩著葉片。

    突然,他看見一道身影在不遠處晃動。那人身著白色長袍,眉眼冷厲,眸色淺澹,行走之時帶著殺氣,令人望而遠之。

    ……霖光。

    甦明安感到疑惑……他為什麼會夢見霖光?他大多夢見的都是父親與,從未夢見過npc。

    霖光走到涼亭,開始煮茶,動作極度認真,每一步都一絲不苟,茶液色澤清潤,茶香漂浮而出。

    在霖光捧起茶杯的那一刻,他突然抬頭,望見了銀杏樹後的甦明安。

    霖光的表情迷茫了一瞬。

    甦明安也望著霖光。

    二人對視了一會,霖光突然低頭,嘆了口氣︰

    “……又夢到你了。”

    “……”

    甦明安意識到一點——難道這不是他的夢,而是他現在身處霖光的夢?

    這是個好機會。

    他從樹後走出。霖光仍在低頭泡茶,茶水灌入碗口,呈現出琥珀的色澤。

    “霖光。”甦明安說。

    霖光將茶碗放在他面前,居然開始自詡泡茶不錯︰

    “路維斯,要和我學泡茶嗎?我現在泡得很好。”

    甦明安立刻委婉拒絕︰”不了,我沒有這方面的天賦。”

    “不會的。”霖光說︰“你泡的,當然是最好的。說不好的,都不懂欣賞。”

    “……霖光,你之前為什麼一直不殺了我?”甦明安轉移話題。

    “我為什麼要殺了自己的朋友?”霖光疑惑道。

    “那你為何不尊重你朋友的意願,非要核爆殺死全人類?”甦明安說。

    霖光的神情微變,一時間,他的眼神夾雜著迷茫與冰寒,牢牢鎖定在甦明安臉上。甦明安沒有露出半分端倪,神情自然。

    片刻後,霖光才說道︰“我發動核爆,其實不是為了節省資源……我只是為了……”

    關鍵時刻,他閉嘴不語。

    甦明安沒想到,這到了夢里,霖光還能如此謎語人——你就不能開一次金口,說說你為什麼要核爆嗎?穿山甲到底說了什麼?

    這里又沒有別人,難不成還能被誰听見……

    等一下。

    甦明安突然意識到——霖光為什麼一直不說“發動核爆的原因”了。

    有人監視。

    自從災變32年,一直到現在,甚至在夢中……都有人在監視霖光,最有可能的就是【他維】。所以霖光一直死死不說“發動核爆的原因”,就是為了不讓【他維】知道。

    這種情況,甦明安遇到過。早在測量之城,黎明系統就表明上頭有人監視,它不能回答他的問題。有一周目,甦明安在夜間會議上暴露了他不是阿克托,就被黎明系統親手殺死。

    這一切都說明……人們的頭頂上存在監視者。【他維】很早就在俯瞰這個世界。

    “霖光,告訴我好嗎?我保證沒有人會听見。”甦明安說。

    霖光只是搖頭。

    霖光沒諾爾那麼聰明,能與甦明安跨越周目對話。他就是一蠢蛋,除了搖頭只會搖頭。甦明安無法暗示自己听到真相後能回檔,因為稍微說得隱晦一點霖光就听不懂。

    看來這事只能交給諾爾去辦……

    甦明安緊皺眉頭,而霖光突然站了起來。

    “0321……”霖光說。

    “什麼?”甦明安說。

    霖光往前走去,甦明安立刻跟在他身後。

    他們走過石子路,來到邊緣。甦明安才發現外面別有洞天,原來涼亭之下就是懸崖,雲霧繚繞,他們身處山腰。

    “你知道我這里是哪里嗎?”霖光說。

    “不知道。”甦明安說。廢墟世界的風景他並不熟悉。

    “……這里是太華山。”霖光說。

    甦明安抬眼望去。

    遠山蒼茫,雲濃霧密,太華山身處雲霧繚繞之間,高峰下臨深谷,幽潭傍依天柱。千峰萬嶂聳入雲端,宛如萬幅壯錦,這是一座巍峨奇山。

    他突然听到一陣少女的輕笑,他側頭,看見一個黑發的少女挨著樹干,她的黑發隨風揚起,有茉莉的味道。風景和人都極為靜美。

    很快,她的身形消散在雲霧中,似乎只是霖光夢境中很不起眼的一幕。

    “……林音?”甦明安愣住。為什麼霖光會夢到她?

    霖光的視線驟然銳利,死死地盯著他。

    還沒等甦明安再看幾眼,突然周圍一陣波動,他睜開眼,夢境已經結束。

    他從床上坐起,看見辦公桌邊的甦凜。

    “你醒了?我看你睡著了,就幫你進入了霖光的夢境。怎麼樣?有幫助嗎。”甦凜低著頭,看著手里的資料,甦明安之前沒處理完的資料已經被他處理了大半。

    甦明安用腕表阿獨的百度百科,查了一下“太華山”。

    ……

    【太華山︰翟星龍國五大奇山之一,有巍峨奇山之稱。】

    “……”

    翟星龍國……

    他眉頭緊鎖。


如果您喜歡,請把《第一玩家》,方便以後閱讀第一玩家七百二十四章•“你當然是最好的。”(“馮提莫愛包包”盟主2k加更)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第一玩家七百二十四章•“你當然是最好的。”(“馮提莫愛包包”盟主2k加更)並對第一玩家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