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2章 師兄,你在干什麼啊師兄?!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煽情家的戲碼 本章︰第242章 師兄,你在干什麼啊師兄?!

    祝大家國慶快樂!享受假期,平安喜樂。

    …………………………

    “稀客啊,見過步宗主。”

    天極宗的宗主大殿內,羽憐歌笑盈盈的接待了來客。

    魔道之中,合歡宗和天極宗的關系一直不算太差,除了些小摩擦之外也沒什麼大的沖突。

    所以步非嫣來了,羽憐歌倒也樂得招待一番,只不過見到只有她一個人,神情微不可察的變了變。

    “怎麼只有你一個來了?你徒弟呢?”

    “啊,大人說話小孩子沒必要听,我便托辛玉帶她在你們天極宗隨便走走,可以的吧?”

    步非嫣巧笑嫣然。

    “……當然可以。”

    宗主姐姐雲澹風輕,但也少不了多想。

    之前在南域時,煙雨樓主江彥盤活了合歡宗的事跡也算是鬧得沸沸揚揚,不少人便以此猜測二者之間是不是有什麼淵源。

    而鑒于合歡宗的宗門性質,這種猜測大多最後都歸為了“合歡宗用美人計拿下了江彥”。

    哪個美人?

    自然是寧雲羅,人們還是更喜歡新秀之間恩恩愛愛的戲碼。

    只不過月魂劍域之後,江彥就再一次銷聲匿跡,對于他的動向大家不免好奇。

    也許是死在里面了?

    不好說哦。

    但外界猜測歸外界猜測,羽憐歌還能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麼?

    所以自打步非嫣說要來,她心里的提防就沒下去過。

    尤其是見到現在師徒二人分頭行動,她就覺得更為古怪。

    這倆人到底為什麼來的?

    難道真給你們發現了?

    不過和步非嫣扯了半天閑篇,對方好像也沒有捅破這層窗戶紙。

    煙雨樓的事情她也有提,但說的不是江彥,而是近來在南域忙的不可開交的甦清鈴。

    “羽宗主教了好徒弟啊,有了甦師佷的幫襯,合歡宗和煙雨樓之間的合作開展的很順利。”

    步非嫣衷心感謝。

    最近又是演唱會又是握手會,再加上帶動的什麼周邊售賣,台上台下的交易等等,合歡宗的財報跟坐火箭一樣HHH的往上漲,很難讓人不感謝。

    “那就好,總算沒給我丟人不是?”

    宗主姐姐一掌太極打了回去。

    “你也太小看你徒弟了。”

    步非嫣笑得開心,“只是話說回來,不知道令徒行事是受了誰的示意?是羽宗主你,還是那煙雨樓主江彥?”

    “……年輕人有自己的想法,清鈴丫頭又不是天極宗的弟子,這種事情我怎麼能插的上手?”

    羽憐歌失口否認,狗女人想套話?做夢去吧。

    “倒不如開門見山一點吧,你來天極宗到底是要干什麼?”

    “你的性子怎麼還是這麼急躁哦……”

    步非嫣一愣,旋即擺了擺手,“好吧好吧,其實我來的確是有所求。”

    “求什麼?”

    “求合作唄。”

    步非嫣倒也坦然,“你天極宗現在勢頭銳不可當,蓬勃發展不說,現在連血雲宗都快吃下去了,我不得找條大腿來抱?”

    這話一點不假。

    魔道五大宗中,離恨宮和寂龍冥谷都是低調行事的宗門,天下大勢影響不了他們太多。

    但天極血雲合歡三宗卻是活躍在長陵界的宗門,時時刻刻都要根據當今形式做出調整和變化。

    眼下天極宗風頭正盛,合歡宗不得不有所動作。

    煙雨樓能帶來的只是一部分,都是浮于表面的利益,不能只停留在這個階段。

    要想謀求更深遠的進步,還得是天極宗。

    礦產,資源,麾下宗門一二三的……這些才是硬道理。

    抱大腿就抱大腿吧,合歡宗這些年左右逢源的事情也做了不少……找尋指路明燈不丟人,死在時代發展的浪潮中才丟人。

    這也是步非嫣和一眾合歡高層討論過後得出的結論。

    “……求合作當然好了,想怎麼合作?”

    羽憐歌聞言微微頷首,眼神中藏不住的得意,說話的底氣足的不能再足。

    天極宗現在的底牌可太多了,劍宗和靈宗兩邊的合作極大的擴充了宗門底蘊,眼下還能從血雲宗挖下一大塊來,又是口袋飽飽。

    手里的家伙好,咱腰桿子就硬!

    而促成這一切的是誰?

    還不是甦暢?

    有他在,外加上還有即將晉升渡劫的羽憐月,天極宗成為魔道魁首已然是板上釘釘的事情。

    見她這般,步非嫣心里也不免有點酸。

    大家都是新一代接手宗門的同輩,你咋就混的這麼好 ?

    不過她也沒把這種情緒表達出來,而是很認真的拿出了誠意,“合歡的意思很簡單……聯姻。”

    “我家劣徒雖然沒有甦首座那般天人之姿,但也身負異體,修為不弱,不知道能不能入了羽宗主的法眼。”

    這話的意思很明白了,寧雲羅嫁過來。

    有一說一,合歡宗主動提出聯姻是個稀罕事情,他們一般更喜歡用安插暗子的手段,將訓練好的姑娘們送到各個樞紐環節,來為宗門提供源源不斷的情報。

    別說世俗凡間了,哪怕是仙門之中也有不少身居要職的能者,身旁的枕邊人都是合歡出品。

    但這種手段還是不要在天極宗面前現眼了,寧雲羅又是合歡中難得的完璧之身,可以說是誠意滿滿。

    “聯姻?!”

    宗主姐姐的臉色瞬間變得不是很好。

    好嘛,果然是不安好心!

    甦暢那小色鬼是能隨便拿出來聯姻的麼?

    “聯姻啊……”

    當然了,她不可能真指著鼻子懟回去,便用了委婉說辭。

    回答如下。

    “嗯,你這個事啊,我們說,嗯,不是不考慮。

    但是呢,沒有說啊,沒有任何一件事情,我們說一定怎麼怎麼樣。

    說不行吧,他也不是。

    我們想呢,額,事在人為啊,我們可以想辦法啊,想辦法。

    你就稍微晚一點,咱們到時候呢……對吧?”

    歡迎收听年度節目《廢話文學》。

    “……”

    不得不說,這一套輸出給步非嫣干懵了。

    你要不要听听你在說什麼?

    嘰里咕嚕講了一大堆,有一句干貨沒有?

    “不是,羽宗主你不能這麼沒有誠意吧?”

    她咬了咬嘴唇,“好歹你給個態度不是?”

    “我給你態度也沒用啊。”

    羽憐歌很是抱歉,“我又不是甦暢的師尊,這麼大的事情我怎麼能做主?”

    “那你的意思是?”

    “我個人的建議是,你可以先去找我姐姐去談談。”

    歡迎收听年度節目《踢皮球》。

    “……也行吧。”

    步非嫣不置可否,“那羽首座現在在哪?”

    雖然名義上被天極宗除名做了階下囚,但大家心里都清楚呢,你不能真把羽憐月當罪人,這個“羽首座”的稱呼自然也不會改。

    “在閉關,所以你還得再等等。”

    宗主姐姐笑得玩味。

    歡迎收听年度節目《再等等》。

    三套節目听下來,步非嫣也算是清楚了。

    這壓根就是沒這個想法,還要變著法的搞你心態。

    啊,屑!

    不過這樣的情況她也不是沒有預料到,所以稍稍惡心了一下後便調整了過來。

    畢竟她也是有底氣的。

    甦暢就是江彥這事情,她和寧雲羅都是知道並確認的。

    只不過從來天極宗到現在,她一個字也沒暗示過。

    這是為什麼呢?

    自然是因為這層窗戶紙不能讓她來捅破,而是得交給寧雲羅。

    反正她現在正在天極宗里閑逛呢,沒準逛著逛著就會“無意間”走到長生殿去,然後又“無意間”發現甦暢就是江彥的小秘密。

    這一切就會顯得更加順理成章。

    到時候你羽憐歌能說的話就少了,小輩之間的事情長輩怎麼能插手太多呢?

    屆時再提這個,哦,原來我們早就有交集啦……聯姻什麼的也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了。

    歡迎收听年度節目《小秘密的正確使用方法》。

    步非嫣是真的很寵自己這個大徒弟的,更不想讓她走了自己的老路,靠著皮囊媚術在修真界左右逢源。

    包括聯姻也是一樣,你不喜歡為師也不會提。

    不過當時確認江彥和甦暢是一個人後,她問過寧雲羅很多次,對方的態度雖然不明確,但可以確定的是並不討厭,對于聯姻什麼的也不反對。

    那就可以。

    所以師徒倆才想了這麼一個主意出來。

    現在就看她的了。

    至于自己……

    “行,等等就等等。”

    等等黨一定會勝利的,你等著瞧。

    這事情可以先放一放,說一說兩宗在聯姻之外如何展開合作也是不錯的話題。

    只可惜步非嫣的計劃中就這一點不好。

    如果把事情挑明,那合歡宗就算是已經和天極宗有了合作,所付出的代價也會小一點。

    但是一直掖著不說,那兩宗合作勢必要從頭開始,也就相當于合歡宗要讓出更多的利益,很是吃虧。

    不過這不是事情。

    只要徒弟那邊能順利拿下,到時候大家就是一家人。

    一家人不說兩家話,現在談的條件也就有了回旋余地。

    歡迎收听年度節目《以退為進》。

    而寧雲羅現在也不是之前那個社恐小女孩了,來之前師徒二人也提前排練了好多次。

    步非煙對她還是很有信心的,不自覺翹起了嘴角。

    “……你笑什麼?”

    羽憐歌好奇。

    “沒什麼,我想起高興的事情。”

    樂就完了。

    ……

    話分兩頭。

    寧雲羅的天極宗之行並不理想。

    主要是身邊跟了個辛玉。

    自己又不是不認門,一個人去也完全沒有問題。

    但這是人家的地盤,你總不能趕人走。

    這就很煩。

    “寧師姐這是要去長生殿?”

    看著寧雲羅兜兜轉轉的游覽路線,辛玉還好奇的問,“你這是……要找甦師兄?”

    “啊……對啊。”

    寧雲羅愣了愣,然後點了點頭。

    “你和甦師兄認識麼?”

    辛玉更好奇了,“什麼時候認識的啊?”

    這還真不怪她,她前兩天才出關,北蒼魔淵之後的事情還都不甚了解,自然不知道之前的種種。

    “就是之前……”

    寧雲羅其實很不想和她說話,但還是硬著頭皮和她說了說二人之間的種種過往。

    “……可以說,我變成現在這樣,脫不開他的幫助。”

    合歡大師姐磕磕絆絆的講述完,臉上還多了點釋然,“但是上次走得匆忙很不禮貌,所以才想著去找甦師兄再次道謝。”

    “原來如此。”

    辛玉听的不住點頭。

    這倒是合情合理,很符合甦師兄的作風。

    在她眼里,甦師兄真就是甦師兄,會為同門排憂解難,還絲毫沒有高傲的架子。

    就連自己不也是靠甦師兄提點,才能進境的如此順利?

    不過听說師兄已經神道境……一想到這個辛玉就止不住流汗。

    人和人之間的差距真就這麼大?

    她更多想的是這些,剩下的什麼情愫之類的反而佔不了太多分量。

    沒轍,她本來就是冰山性子,一門心思撲在修煉之上,連穿衣打扮都一點不講究,對于男女之情可能還沒寧雲羅心里明白。

    或者說肯定是沒有合歡大師姐明白的,畢竟人家的宗門環境有著先天利好。

    “那正好,你這麼一說,我也想找甦師兄當面拜謝了。”

    想到這辛玉便點點頭,“走,我帶你去。”

    誰要你帶啊……寧雲羅心里不爽,兩個人來“道謝”肯定不如一個人效果那麼好。

    關鍵師尊也沒和自己排練過這個啊,出了岔子怎麼辦?

    但她也沒法拒絕,只能心緒紛亂的跟著辛玉來了長生殿。

    不得不說,二人來的時間很巧。

    此時此刻,長生殿里一個人都沒有,三小只結伴下山去了。

    “嗯?劍宗那個也不在?”

    辛玉有點奇怪,長生殿不止甦師兄一個人這事她知道的。

    好在她知道甦師兄的小院在哪里,想了想便直接找了過去。

    雖然有點不禮貌,但總得去的,對吧?

    二人小步小步來到了甦暢門前。

    還沒等進去,里面就傳來了聲音。

    “嘶……”

    首先就是一聲倒吸涼氣。

    嗯?

    緊接著就是甦暢的訓斥聲音,“拿舌頭舔舔得了,這麼利的牙齒你還非要踫,踫的這麼疼,你屬狗的是吧?”

    嗯?!

    “就算屬狗你也得乖一點才是,看來還得多調教調教你,不然我這個當主人的早晚要被你弄死……”

    嗯??

    听到里面的話語,寧雲羅和辛玉先是一愣,旋即不約而同的滿臉通紅。

    甦師兄,你在干什麼啊甦師兄?!


如果您喜歡,請把《大師兄是魔門典獄長》,方便以後閱讀大師兄是魔門典獄長第242章 師兄,你在干什麼啊師兄?!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大師兄是魔門典獄長第242章 師兄,你在干什麼啊師兄?!並對大師兄是魔門典獄長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