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威逼利誘、果斷決絕【二合一,求訂閱】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糖醋打工仔 本章︰第五十五章︰威逼利誘、果斷決絕【二合一,求訂閱】

    一瞬間霍實感覺頭頂像是有無數的風雨襲來,這個時候出現了這樣子的事情,真的是巧合麼?

    霍實有些不相信。

    他幾乎是一瞬間就想到了之前陳珂與他交代的,秦皇宗室的那些人要動手了的事情。

    那麼,弟弟的這個事情是那些人的安排?

    他略微有些沉默,而後輕聲道︰“父親、母親、你們準備怎麼做?”

    此時霍實的心中已經做出了決定,無論如何他不會、也不能夠包庇自己的兄弟。

    弄出了人命,就要為那一條人命負責。

    霍宜年與霍林氏對視一眼,而後看著霍真說道︰“如今你兄長也回來了,我們兩個便將我們的態度說了。”

    “我霍家從來不做欺男霸女的事情,也從來不會利用什麼權勢去禍害其他人。”

    霍宜年坐在那里,聲音中帶著些許的冷澹。

    “我們家原本就是普普通通的黔首,當年甚至被一些豪貴給欺負的活不下去,你娘差點尋了死。”

    “那個時候咱們牙都要碎了,就是想活一口氣,恨那個人恨得牙癢癢。”

    “所以,哪怕現在你哥哥當了郡守,咱們也不能成為當初自己最厭惡的一類人。”

    霍宜年出了口氣,而後說道︰“我與你娘商議過了,將你弟弟直接送到衙門去。”

    “讓他投桉自首去。”

    “今天等你回來,也是為了告訴你,這個事情你不必管了。”

    “實在不行,就交到總督那邊去,讓總督處理。”

    霍實低著頭,他的眼角中有些許的紅潤,其實他是覺著有些不好意思的。

    自己的父母對自己確實是盡心盡力,這個時候寧願將自己的弟弟送往大牢,也不願意連累了自己。

    他能夠看出來這其中意思的。

    霍實尚且還未答話,霍真就開口了。

    他的聲音同樣冷靜的要命,像是什麼都不在乎了一樣。

    “父親,母親、兄長、”

    霍真停頓了一瞬後,繼續說道︰“我雖然醉酒之下做了這等的事情,但我有一種預感,這並不是我做的,而是有人陷害我。”

    他的腦子在這個時候飛速的旋轉︰“而我只是一個黔首,花這麼大的力氣陷害我是為了什麼?”

    “這劍指的是你啊兄長!”

    霍真嘆了口氣︰“為今之計,只有將我交出去,但絕對不能交到衙門手中。”

    “兄長可以直接交到陳總督的手中,便說你乃是我的兄長,你斷桉會讓人覺著不公,所以上交給總督,希望總督能夠處理。”

    霍真的眼楮中閃過一道睿智的光芒。

    他知道,這個時候如果想要有一條活路,那就必須是跟緊那位陳總督的步伐。

    陳總督在這蓬來洲中,便是第一位的,即便是那位長公子在這里都沒有陳珂的地位高。

    因此,找到陳珂,就能夠阻隔大部分的陰謀詭計。

    如果他真的醉酒之下做了那種事情,那便是讓人償命、亦或者坐牢就是了。

    但如果他沒做,真的是被陷害呢?

    那就只有陳珂能夠還給他一個清白,就連他的兄長都不能。

    因為他與他的兄長有血緣關系,無論他的兄長做出多麼公平的裁決,只要這個裁決與他有益,世人就會懷疑,而那些人也就可以順勢做一些別的謀算了。

    霍實如今自然也是想到了這一點,當即嘆了口氣,看向了霍真。

    這個時候他覺著霍真確實是沒有做那種事情,否則不會如此自信。

    他走上前去,看著三人,眼含熱淚︰“能有真弟、父親、母親,實此生何幸啊!”

    ...........

    胡川君府邸

    贏淪把玩著手中的酒杯,眼楮微微眯著,臉頰上帶著些許醉意的燻紅色。

    “弟弟,你看好吧,這一次陳珂手里最忠誠的部下便會出ど蛾子了。”

    “難道他能夠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弟弟死麼?”

    “就算他能夠看著自己的弟弟死,那他的父母能夠看著自己的孩子死麼?”

    贏淪放下酒爵,輕聲笑著說道︰“他能不孝麼?當然不能的。”

    “而人一旦露出了貪欲,那麼就會被貪欲給抓住,然後一步步的走向深淵。”

    “等到了那個時候,我們就可以收網了。”

    贏苦看著自己的兄長,幽幽的嘆了口氣︰“兄長,這個辦法很好。”

    “若是霍實都靠不住,那麼只能說明郡縣這種制度,真的是不合適的。”

    “畢竟霍實可以出身自那個什麼所謂的百家宮,然後也是陳珂一手提拔起來的。”

    “這樣子的人如果出了問題,陛下心中會怎麼想?”

    “陛下會覺著其余的那些郡守也不可信。”

    “這個時候,趁著陛下的疑心重,我們就可以勸陛下將權力交到我們這些人的手里了。”

    “分封還遠麼?”

    他舉起來手中的酒杯︰“不遠了。”

    這話還沒有說完,遠處一個小廝急匆匆的就跑了過來,臉上帶著慌里慌張的情緒。

    “不好了,不好了。”

    “主上,不好了!”

    胡川君微微皺眉,他看著那小廝說道︰“什麼事這麼毛毛躁躁的?”

    那小廝緩了口氣之後,趕忙說道︰“我們的人發現,霍實帶著他的弟弟霍真直奔州郡衙門去了。”

    “好像是要帶他的弟弟投桉自首!”

    什麼?

    贏淪 地坐了起來,眼楮中帶著不可思議的神色。

    “你說他要帶著他的弟弟投桉自首?”

    “他的父母同意?他的弟弟沒有鬧事情?”

    那小廝跪伏在地上,聲音中帶著慌亂︰“根據咱們人的匯報,霍氏夫妻兩人也贊同霍實的舉動。”

    “甚至霍真自己都願意投桉自首。”

    “看著不像是被迫的!”

    贏淪眼楮中帶著不可思議的踉蹌,他手中的酒杯一個沒有拿穩直接掉落在了地上。

    “這怎麼可能?”

    “霍實到底是怎麼想的?”

    “怎麼會把自己的親弟弟送到死路去?”

    他深呼一口氣,而後看著身邊的小廝,經過這個刺激,他現在的腦子甚至都清醒了不少。

    “立刻給我準備車輦,我要去總督府面見陳珂!”

    “此事必須是在霍實見到陳珂之間,先見到陳珂,然後將事情扣在霍實的身上!”

    “否則此事難矣!”

    一旁的贏苦看著贏淪同樣有些慎重︰“兄長,這個事情是否需要在斟酌一下?”

    “我覺著此事已經是失去了先機,即便是在繼續趕著,也不一定能夠獲得原本的效果了。”

    贏淪微微的閉上眼楮,嘆了口氣︰“謀事在人,成事在天,便看這老天站不站在我們這邊吧!”

    說完了這話後,贏淪急匆匆的朝著外面走去。

    而此時,總督府

    陳珂正在拉著扶甦看著什麼東西,他在紙張上面寫寫畫畫,然後大笑著說道︰“扶甦,你瞧瞧這個東西。”

    他笑眯眯的說道︰“這個東西也是我在書中看到的記載,听說焚之可以起火,且能夠燃燒很長時間。”

    “若是冬日能夠有這個東西,被凍死在這寒天臘月的人,豈不是會少了很多?”

    扶甦看著紙張上的那個圖安以及一些文字記載,摸了摸下巴。

    “老師,您之前設計的「炕」是否就是需要配合此物?”

    “以往我總覺著燃燒木柴的話,會不會太過于浪費,可是用此物的話,就可以減少很多費用。”

    “只是.....”

    “此物有多少?能否供給全國使用?”

    陳珂听到這個問題,略微的摸了摸下巴,回憶了一下自己的記憶。

    煤炭這個東西麼,以現如今地球上的存儲量,是可以使用三四百年的。

    當然,這是全球一起用的時候,才會造成這樣子的情形。

    那現在大秦將其他地區的礦產都是找到,然後儲藏起來,不就可以供給大秦多使用一些時間了?

    至于其他的人麼.....

    其他地區的人,與大秦何干?

    再者說了,沒了煤炭之後還有石油,石油出土最多的地方就是中東地區了。

    而現在,那里尚且是一片蠻荒的地帶。

    當大秦的鐵騎攻上西域,將西域的那一片土地佔領了之後,就可以順著西域而後繼續攻打,將那一片土地徹底佔據。

    大秦的疆域不必太大,但是一些資源充足的地方,一定要有大秦的土地!

    石油和煤炭一起供給大秦使用的話,大概能夠大秦使用個六七百年。

    六七百年的時間,難道還不能夠讓大秦找到新的資源麼?

    如果真的不能,到了那一天,就拉著這個世界一塊滅亡吧,或許也是一件好事。

    扶甦看著陳珂臉上的笑容,總覺著有些奇怪。

    他看著陳珂低聲呼喚道︰“老師?老師?”

    陳珂回過神來,看著扶甦說道︰“不必擔心,這天下的東西不只是煤炭可以燃燒。”

    “應當是還有其他東西的。”

    “天下之物,不就是任由我們取用的麼?”

    他將手中的紙張遞給身後早已經等候的人︰“去吧,令黑冰台、以及眾多郡縣的人都在境內尋找此物。”

    “找到此物的人,賞千金,免三年賦稅。”

    “找到此物的郡縣,免除三年賦稅、徭役。”

    “找到此物的郡縣所在長官,具都有賞賜,記一功。”

    那黑冰台的人低著頭應聲道︰“喏。”

    等到這人走了之後,扶甦才是走到陳珂的身邊,看著陳珂說道︰“老師,您確定蓬來洲有這種東西麼?”

    陳珂只是不經意的坐在那里,手依靠著憑幾︰“當然是有的。”

    “這一點你就不必擔心了,大秦境內分布的這種礦石,還是比較多的。”

    他眯著眼楮,微微的說道︰“不過,好似這種東西,更多的在代郡會更多一點,然後再往北方的地方也會有不少。”

    “等到我忙完手頭的事情,或許就可以著手處理一下北方匈奴的事情了。”

    扶甦听到這話,眼楮中陡然閃過些許興奮地神色︰“難道老師想要攻伐北方的匈奴了?”

    陳珂點頭︰“那一片的土地,其下應當是蘊藏了不少的資源。”

    “所以大秦必須拿到,不能夠讓他們淪落到異族的手中。”

    “等到蓬來洲的事情處理完了,回到咸陽城後,就可以正式發起對匈奴、百越的戰爭了。”

    “那個時候,大秦的戰斗力一定會提升不止一個檔次!”

    扶甦也是心中有些激動,北平匈奴,南平百越,這怎麼不是每一個大秦男兒心中的理想呢?

    .........

    總督府外

    霍實帶著自己的弟弟下了馬車,而後看著那綿延的總督府,幽幽的嘆了口氣。

    正當他想帶著人進去的時候,遠處蕩漾起來了陣陣塵埃。

    一輛車輦飛速的馳來,車上站著一個人,神色匆忙,身上的衣服也都是急匆匆的穿著的。

    正是贏淪。

    贏淪車輦停在這霍真的面前,而後直接翻身下車,站在霍實的面前說道︰“霍實,你難道真的想送你弟弟去死麼?”

    他的臉上帶著些震驚和不可思議︰“你如何能夠這麼的狠心?”

    “你難道就眼睜睜的要看著你的父母,白發人送黑發人麼?”

    “你的內心就沒有絲毫的愧疚麼?”

    “你明明能夠保住你弟弟的!”

    這話方才說完,霍實還沒有說話的時候,霍真開口了。

    他看著站在霍實面前的贏淪,輕笑一聲︰“想必這位就是胡川君吧?”

    “我兄長的事情,就不勞煩您費心了,我的事情,也不勞煩您費心了。”

    “那事情我到底是做了還是沒有做,我自己心里清楚。”

    “自然也不會認下這個罪名。”

    他看著胡川君說道︰“如今,我是來投桉自首,可卻也是來找陳總督伸冤的!”

    胡川君神色中帶著些許肅穆︰“霍實,你要知道,這畢竟還是贏家的大秦!”

    這話語中似乎帶著些許威脅的意味。

    而霍實卻是說道︰“您錯了,這天下是始皇帝陛下的天下,而不是贏家的天下。”

    “這天下,能夠做主的,也只有陛下一個人而已。”

    他神色冷清︰“希望您能夠注意一下,否則下官可能會以為你有圖謀不軌之心。”

    胡川君神色更加冷峻了︰“霍實,你真的要這樣子玉石俱焚麼?”

    “若是你願意與我們合作,不僅你的地位可以繼續提升,甚至我可以給你保證。”

    “等到陛下分封我為王的時候,你定然可以任為我之國相。”

    “如何?”

    PS︰求訂閱。


如果您喜歡,請把《開局被始皇問斬怎麼辦?》,方便以後閱讀開局被始皇問斬怎麼辦?第五十五章︰威逼利誘、果斷決絕【二合一,求訂閱】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開局被始皇問斬怎麼辦?第五十五章︰威逼利誘、果斷決絕【二合一,求訂閱】並對開局被始皇問斬怎麼辦?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