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9章 大老一路走好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朔時雨 本章︰第239章 大老一路走好

      第239章 大老一路走好

      滋滋~~~滋滋滋~~~

      可以看到,整個瘤胃層不時竄出道道電火花。

      尤其是玩家們消耗大量心力搜集材料,填補過的一處處陣紋之上,那游走的一處處閃電,更是尤為醒目。

      世界頻道。

      眾會長們反復校準著瘤胃層收縮膨脹的數值。

      “45、75、35、84”

      伴隨著觀摩和精校,玩家和眾原住民都非常錯愕的發現,哪怕是通電後,受到特殊電磁環境的影響,瘤胃層膨脹收縮的數值,和當年卡特留下的都相差不大。

      了解的越多,就越是感嘆卡特的天資縱橫。

      世界頻道。

      “數值精校完畢,開始為啟動人偶之劍做準備,所有人立刻回返小茶碗。”

      “重復︰所有人立刻開始回返小茶碗。”

      “重復︰所有人立刻開始回返小茶碗。”

      伴隨著一遍遍重復,分散在瘤胃層各地檢校各處陣紋、靈絡的玩家,先後駕馭犬式飛行傀儡回返。

      時間流逝。

      可以看見一只又一只犬式飛行傀儡就像是戰機一般,一架接一架,不斷從小茶碗四面八方飛回,而後有序降落在小茶碗的平台之上。

      至于小茶碗的平台之上,則是無比巨大的魔法陣圖。

      先後降落的玩家,乃至于早早抵達的原住民,都各自站在一個陣紋的節點之上。

      短短時間,整個小茶碗則密密麻麻都站著人類、戰士!

      瑪蒂娜副團長緩緩拔出腰間的騎士劍,眾原住民戰士和玩家們,也緩緩啟出了各自的武器。

      “望星空,永夜漫漫;觀足下,深淵張口。前不見光明,後不見出路。大老卡特于此黑夜之際,種下一劍,以整個曙光城為劍柄,以數百年的光陰為磨劍石,以未來無數年後的‘同道’為劍客問蒼茫大地,劍可出鞘否?”

      “可!”

      伴隨著第一個騎士一聲高喊,而後舉起了自己手中的劍,並且肆意在此大陣內釋放專屬于自己的氣息和元素力後,此地就像是推倒了的多米骨諾牌。

      騎士馬克•斯潘塞舉起手中的武器,專屬于他的元素力和氣息驟然釋放。

      “出鞘!”

      騎士奧琳娜•比阿特麗斯擎起手中的騎士劍,全力釋放專屬于她的元素力和氣息後,同時高喊。

      “出鞘!”

      緊隨其後的,則是西奧多•喬爾、弗雷•德里、夢娜、澤維爾、艾琳.

      “出鞘!”

      “出鞘!”

      “.”

      而繼眾位原住民騎士過後,則是眾位玩家公會中的會長和眾已然締約了精靈的精靈使們。

      “出鞘!”

      “出鞘!”

      “出鞘!”

      “.”

      伴隨著眾精靈使們先後釋放專屬于自己的元素力,整個大陣之中就有一個個關鍵節點被點亮。

      而後,整個大陣就被徹底啟動。

      那些尚且還不是精靈使,並不能調動元素力的玩家和原住民們,則同時感受到身軀之中的血液開始沸騰。

      在這一刻,他們的意志得到空前升華,思維感觀都像是被放大了無數倍。

      “出鞘!”

      尚且還未締約精靈的玩家,並不能釋放元素力,但他們還有戰技,還有那一腔沖霄而起的.戰意!

      毗吟~~~

      伴隨著第一道劍技之光沖霄而起,陸續就有一道道戰技之光沖霄而起。

      俯瞰視角之上,這些戰技之光,就像是電影流浪地球中那一道道“行星發動機”沖出的尾焰。

      但看雖然渺小,但當12000台行星發動機共同發力之下,卻是可以推動整個地球。

      在小茶碗這個巨大的陣圖中,單個玩家所釋放的劍氣、劍光雖然微渺,但匯合到一起,那卻是驚天動地的一劍。

      轟!

      歷經小茶碗陣紋的加持,眾多元素力、戰技的劍光,卻是驟然匯聚到了一起,而後化為一道光柱,直戳戳刺進了天譴圈的心核。

      光柱刺進心核後,瞬間在天譴圈心核之中漾起一道道雷光。

      剎那之間,整個世界都好似變得安靜了下來。

      但隨即,卻觸底反彈,本就異常活躍並且還會因激烈的情緒而變得更加活躍的天譴圈,卻是徹底活了過來。

      在這剎那,所有站在小茶碗陣紋節點的玩家和原住民們,腦海中卻是同時響起了一道又一道“出鞘”的聲音。

      那不是他們的聲音,而是曙光城那一個個死難者匯聚于此怨魂的聲音。

      “出鞘!”

      “出鞘!”

      “出鞘!”

      “.”

      若說玩家和原住民們的出鞘,那是排山倒海的山崩海嘯。

      那麼先後回響起的整個曙光城死難者們的聲音,那卻是從數百年持續到現在,經年累月積累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心聲。

      是願望、是激憤、是仇恨、是最後之決絕!

      因巨大魔法陣紋的作用,所有玩家們共此心,卻是驟然明白為何天譴圈只要感知到劇烈的情緒就會爆發了。

      因為。

      那些雷霆本就是曙光城所有死難者那一顆顆不甘的心的.集合體!

      那不甘、那仇恨、那悔恨、那痛苦,就像是那窖封苦酒,越是陳年累月,就越是滋味萬千。

      “出鞘!”

      “出鞘!”

      “出鞘!”

      “.”

      伴隨著一聲比一聲更大更壯觀的呼嘯聲,天譴圈中那積攢了不知道多少年的無盡雷霆驟然爆發。

      卻像是一顆太陽就此爆炸,無盡絢爛的光輝過後,則是劇烈向四面八方輻散的光波。

      而這些光波無論擴散到哪里,哪里就直接染上無盡雷霆。

      而這些雷霆,就像是一道道雪山融水,最後一點點匯聚到玩家們提前修復刻畫下陣紋靈絡之上。

      而修復陣紋靈絡的土壤,卻是按照卡特留下的特有配方制作而成,卻是瞬間蛻變成了干涸的河床,開始瘋狂吞吸那一道道雷光。

      而後,這些特殊的陣紋靈絡,就悉數被點亮。

      隨後則是類似“過場動畫”一般的畫面!

      無論是玩家,還是眾原住民戰士們,齊齊看到整個瘤胃層都好像從沉眠中甦醒。

      瘤胃層各地的“食物殘渣”,都開始受到雷霆和魔法陣圖的牽引,而開始有序匯聚移動。

      隨後,眾人就眼睜睜看到灘涂濕地、燼寂走廊、虛靜之淵、小茶碗這些核心之地和其他部位之間,那缺失的各部分一點點補全。

      雖然依舊非常之粗獷,甚至還留有巨大的“留白”,但一個緩緩站起的巨大“人偶”,卻是慢慢有了輪廓。

      這一刻,所有人都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震撼!

      這個人偶真的是太大太大,就像是那頂天立地的.盤古!

      好似要揮舞巨斧開天闢地!

      而就在此時,虛靜之淵深處,一口法劍受到雷霆牽引,咻的就從虛靜之淵深處飛出。

      所有人齊齊听到了一聲劍吟!

      甚至看到這口劍在飛行的過程中,劍身之上的灰塵、袘k、甚至是歲月的痕跡,都一點點剝落。

      一點點變得光鮮明亮,好像一點點磨洗成為了一口嶄新的神劍。

      對于這口劍,眾人卻是一點都不陌生。

      因為。

      當年多格發動政變的時候,就是用這口劍,一劍捅穿了卡特的身軀,而後連帶著卡特的血肉和靈魂,悉數封印在了這口魔劍之中。

      玩家們當時就猜測,卡特可能沒死,轉到幕後。

      只是後續卻再沒有看到卡特的身影!

      只是沒想到,在他們啟動這口人偶之劍的時候,竟再次看到這口封印之劍。

      只見封印之劍上的靈絡金紋,在飛行的過程中一點點被剝落、洗去。

      隨即被完全封印進這口封印之劍中的卡特虛影,卻是一點點從封印之劍中淅出。

      那是一種極其特殊的狀態!

      那被剝離的靈絡金沙,就好似是他身軀的血肉,看上去金光閃閃,就像是那無垠星空!

      重新淅出的卡特,狀態非常非常的獨特。

      “不知道多少歲月後的勇者們啊,感謝你們幫我拔出這口劍.真的真的非常感謝!”

      眾人愣愣。

      伴隨著那一縷縷金沙不斷飄散而過,玩家們卻是一點點讀懂了卡特此時的狀態。

      只要不是神,哪怕是賢者、大賢者,都無法戰勝時間、戰勝歲月!

      卡特其實早在被多格封印的那一刻,他就已經死了,更別說還歷經不知道多少年歲月的侵襲。

      現在他留下的,唯有斬出這一劍,奏響反攻真界層號角的執念。

      至于剛剛那一句話,則是早早設定好的.類似于預設好的.程序!

      現世。

      神王宮中端坐的羅德見此,輕輕一揮衣袖,一道靈光卻是直達冥界,照耀在卡特殘存的意識上面。

      隨後,所有的玩家就同時看到,卡特殘存的執念之軀上面,卻是驟然多了一道神光。

      在這道神光的洗禮修補之下,卡特本只剩下預設“程序”的執念,卻是非常短暫的找回了當年的狀態。

      卡特一點點回想起他是誰,又為何而存在.

      或是神王陛下出手的緣故,玩家和所有原住民一起,好似共同經歷了卡特執念一點點重新找回自我的過程。

      短短時間內,玩家們好似看到了卡特人生的無數光影。

      滿滿的都是卡特、希貝爾、多格.

      眾人對這些畫面雖然也不算完全陌生,但跟著卡特一起一點點重拾逸散的“記憶畫面”,卻是前所未有的.感動!

      時間流逝。

      或是一瞬,或是一生。

      本只剩下一絲執念的卡特,卻是終于重拾自我。

      當然。

      在他重拾自我的過程中,他也漸漸明白了為何重拾自我。

      本能的對著黎明之都所在的方向,行了一個大禮。

      而後,他滿眼都是站在大陣中央,高擎起手中之劍,散發出萬道輝光的玩家和眾原住民戰士們。

      剎那之間,卡特眼角有光。

      似要落淚,但他目前的這種狀態,終究是不可能落淚!

      但是。

      所有的玩家和原住民們,都感受到了卡特的心境,也都知道卡特落淚了。

      不過,那不是傷心的淚水而是感動的淚水激動的淚水!

      “好!”

      “好!”

      “好!”

      卡特躬身行禮,眾玩家們齊齊心潮澎湃。

      雖高擎武器不便回禮,但玩家和原住民們卻是默契的左手握拳重重砸向了心髒。

      “卡特大老千古!”

      卡特大禮參拜過後,卻是對著宛如心髒變跳躍的天譴圈行了一個大禮。

      哪里有著曙光城所有人民那一顆不甘的心!

      重重行禮過後,狀態異常特殊的卡特,身影驟然變得無比巨大,就好似“外景法相”一般。

      而後徹底和瘤胃層人偶融合到了一起!

      如果說,先前那瘤胃層人偶身軀復活了過來,而現在它的靈魂也復活了過來!

      只見那巨大人偶驟然高高擎起手中的劍,而後天譴圈的所有雷霆,卻是瞬間復活過來。

      開始快速通過各處的陣紋靈絡一點點傳遞,就如同百川匯海一般,一點點匯聚。

      于是。

      整個瘤胃層越來越亮,越來越亮。

      在玩家和眾原住民的眼中,這口瘤胃層人偶之劍,卻是一點點被拔出。

      光芒越來越熾烈,除卻被四面高山保護,罡風不入雷霆難進的小茶碗,瘤胃層其他的“食物殘渣”,卻是悉數在這無盡的雷霆中飛灰湮滅,而後化為最純淨的能量。

      整個瘤胃層積食多年的“老胃病”好像驟然好了,瘤胃層整個空間都舒暢了,開始自在舒暢的膨脹、收縮、運動。

      而這口越來越光明越來越熾烈的煌煌之劍,卻是逐漸瞄準了瘤胃層通向真界層的那條“漏斗”小路。

      與此同時。

      真界層。

      兩界關。

      匆匆趕赴此地巡查的風魔大統領二代,則正在兩界關那巨大的巡視。

      此時,則正在對駐守此地兩界關守將訓話。

      “兩界關乃是真界層和瘤胃層之間第一道也是最重要一道關隘,你們可得給我守好了,若是有點什麼差池,小心本統領砍你們的腦袋祭旗!”

      “是是是,大統領訓示的是!”

      幾個常年駐扎兩界關的守將,同時笑著奉迎起來。

      他們雖然也看不慣風魔大統領的趾高氣昂,但畢竟是“上司”前來巡查,他們自然得盡點心。

      當然。

      更盡心是真的,不太放在心上那也是真的!

      這兩界關,唯有一條狹長通道可通過,出口就是他們兩界關。

      三方都被天險要塞包圍,就是一個巨大的口袋陣,各種陣法更是無數

      想破他們兩界關.這種人還沒出生呢!

      就在此時,整個兩界關卻是驟然感受到大量的震動。

      關隘城牆之上,卻是有大量的石子,在震顫跳躍個不停。

      風魔大統領二代,通過風語權能,卻好像是听到了什麼聲音。

      但一時,他也拿不準到底是什麼聲音。

      但本能的,風魔大統領二代卻是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寒意!

      剎那,他的脊背就冰寒一片。

      他想要逃跑,但卻驚恐的發現,他的身軀好像已然無法動彈!

      隨後,他就看到兩界關面前的“漏斗管”通道傳來無盡的白光。

      這道白光來的是如此的快如此的耀眼,瞬間就將風魔大統領二代吞沒。

      當然,同樣被吞沒的,還有兩界關城牆、城牆之上的眾多守將、魔物.

      一切都是那般的悄無聲息,就好似手電筒的光芒,忽然照耀向黑夜,攢射出一道光柱,而後照亮了幾個魔物、一處城牆。

      而後。

      籠罩在這幾個魔物身上的黑暗消失、魔物身後的黑影消失、同樣被光芒照耀的城牆也跟著消失

      同樣消失的,還有城牆內部,這條光芒通路之上的.一切!

      光芒持續向前、向前、向前.

      一路上所照耀之處、之物,乃至于一切,通通消失。

      與此同時。

      端坐在黑暗伯爵府骷髏王座之上的黑暗伯爵,卻是驟然站起身,身軀之上瞬間彌漫出無窮無盡的黑暗。

      剎那之間,以至于整個伯爵府,乃至于伯爵府上方的天穹,都悉數跟著變黑。

      黑暗伯爵遠遠望著尚且距離他還間隔有無數距離的兩界關,通過那無盡的光明看到了大老卡特,看到了那集合無數人力量的巨大人偶,更看到了通過小茶碗陣紋,將無數玩家和原住民戰士聚合到一起的陣圖。

      “曙光城卡特!”

      黑暗伯爵怎麼都沒想到,時隔數百年,竟然再次看到了闊別那麼久的“故人”。

      “原來是你.的後手!”

      黑暗伯爵震驚不已。

      卻是透過卡特身上的無盡光明,看到了瘤胃層大幅崩潰的文明墓地、灘涂濕地、燼寂走廊、虛靜之淵、天譴圈、小茶碗。

      而這些都是瘤胃層人偶之劍至關重要的“零部件”!

      斬出那毀天滅地的一劍過後,這些最關鍵的零部件都“過載”焚毀了。

      在這一刻,黑暗伯爵卻是看透了一切。

      他完全沒想到,當年那被他和真界層逼的有如喪家之犬的卡特,竟然還留下的如此不可思議的後手。

      更不可思議的是,這後手不是當時就那麼強,反而是歷經瘤胃層多年“積食”,一點點醞釀才變得這麼強的!

      天才!

      神來之筆!

      黑暗伯爵越想越震驚。

      卻是逐漸明白了卡特各種布局的精巧之處。

      “滅法的燼寂走廊、雷霆無盡的天譴之地、酸蝕溶液處處的灘涂濕地.想必你們就是憑借這些後手,無情絞殺了我那幾個部下吧!”

      黑暗伯爵哈哈大笑。

      未知的才是最可怕的,忽然明白現世的力量,只是這個曾經“老朋友”的後手,而不是傳說中那位不可說存在的回歸。

      黑暗伯爵心頭的害怕和恐懼,卻是徹底消弭。

      就在此時,黑暗伯爵卻是聞听到卡特隔空傳來的聲音,“黑暗伯爵,你可敢接我一劍?”

      黑暗伯爵冷笑。

      “垂死掙扎,一劍破我兩界關,你又還剩下多少一點力量?吾乃黑暗伯爵,可不是什麼騎士,更不是什麼俠士.你以為公平一戰、生死對決這種事適合我?”

      卡特︰“我一個死人的一劍,你都不敢接嗎?黑暗伯爵,你還是一如既往的膽小!”

      黑暗伯爵不以為然,遠遠看著卡特身軀之上,那不斷逸散的光明,更是堅定了他的心思。

      “粗陋的激將法吾乃梟雄,是霸者,吾就坐看你再死一次!”

      “能在無盡歲月之後,再次和死去的老友一晤.倒也別致!”

      黑暗伯爵說著,就讓伯爵府的下人取來酒菜,竟就這麼隔空舉杯和卡特對飲起來。

      伴隨著眾多關鍵“零部件”的崩潰消失,卡特身上的光明也一點點消散。

      一如黑暗中的那一團燭火,一點點熄滅。

      卡特似有些氣急敗壞。

      “黑暗伯爵,你這個膽小鬼!”

      黑暗伯爵愜意喝下一杯酒,甚至還叫來一個又一個舞姬當即“奏樂起舞”。

      似就要氣死卡特,將無賴耍到底!

      區區激將法算什麼?

      這個時候就算給他送一件女人的衣服,他也會笑著穿上

      黑暗伯爵不知道的是,光芒無盡的卡特也笑了。

      他酷愛布局臨走前再隨手給黑暗伯爵設下一局倒也不錯!

      卡特身上的光芒越來越黯淡,最後卡特脫離人偶之身,重新露出了類似靈體的魂軀。

      眾玩家們還是第一時間看到了卡特靈體的不同,只見那魂體正在不斷逸散微光粒子,眼看著就像是火炬要燃盡了。

      似是猜到玩家們要喊什麼,卡特微笑著做了一個“噓”的動作。

      “我早在幾百年前就死了,目前只是殘留的余燼,連靈魂都算不上.黑暗伯爵那傻子,目前還不知道陛下回歸你們多瞞著一點哦!”

      看著依舊笑著的卡特,眾玩家們忽然感覺無盡悲傷涌來,忍不住想要落淚。

      卡特笑道。

      “反攻冥界,就是我生前最大的願望但我當時身在河中,無論怎麼掙扎,都無法跳出那條河,流入大海就是我們那條河,以及河中所有生靈的命運”

      “身在河中,但卻能夠在河岸落下幾子.我很驕傲!”

      卡特說完,再次露出愜意的大笑聲。

      身在濤濤大河中央,但卻能在岸上落下幾子.他這一生也值了!

      “我的時間不多了最後再為大家探探路吧!”

      卡特說完,身軀驟然光化,卻是化為一道白虹,開始飛向了真界層。

      這一日,昏惑的真界層上空,卻是多了一道曳著長長白色尾巴的白光。

      他所走過之處,皆留下了一道長長的“航跡”!

      與此同時,玩家和原住民戰士們,卻是第一次跟著卡特的足跡,鳥瞰到了整個真界層的風光。

      恢弘大氣,同時兼具壯美與野蠻的黑暗之城;

      原始粗獷,到處都是荒原和奇怪樹木的曠野;

      當然。

      最重要的,還是那一處處分散在各地的牧場!

      跟著大老卡特的視野,玩家們看到了那一座座牧場外圍的“高牆”。

      看到了里面到處都是衣不蔽體的同胞,他們被魔物們“放牧”,成群結隊的趕著他們出去覓食。

      當然,更多的還是散養的!

      那一處處異常原始,看上去就像是一個個原始部落的小村落,偶爾還能看到光屁股的孩子在撒丫子跑。

      他們不分男女,身上甚至長出了黑黑的毛發.

      當然。

      這些都是經營的很不好的牧場,經營的非常好的牧場也有!

      高牆內,文明層次甚至還相當高。

      里面到處都聳立著一座座“神像”,看神像的外貌,好似是瞎了一只眼的一個獨眼魔物。

      其中,有幾個穿著獸皮,拿著獸骨“法器”的大祭司,正在大肆跳著巫舞。

      而其中幾個神婆,正在給幾個打扮的非常漂亮,頭上還帶著花環的女子彌撒祝福。

      大祭司跳完祭舞,神聖道,“神明大人,至神至聖,是我族得以延續的救世主從今天開始,你們就是神明大人的新娘了!”

      人群中。

      幾個年紀稍老的婦人無聲哭泣。

      祭祀人群之外,一個少年正在強闖婚嫁現場,但很多大人卻是一把將他腦袋重重按下。

      他掙扎,但卻被按進了泥土里.

      白光劃過,祭神出嫁的現場,所有的人類卻是同時抬頭,錯愕的望著白光過後,而後紛紛跪地磕頭,大呼神跡降臨。

      不多時,白光飛走。

      他先後飛過一處又一處牧場.

      眾人齊齊看到了放牧、剪毛、屠宰種種場面!

      最後,籠罩在卡特身上的白光只剩下微渺的一簇,他不得不停下。

      卡特回望整個真界層蒼茫大地,似悲似哭道,“我的光明到此為止了,但這片天即將會迎來破曉!”

      卡特好似隔空看到了所有的玩家和原住民戰士們,堅定道,“.接下來,就拜托給你們了!”

      卡特身上的光芒一點點燃盡。

      卡特遺憾道,“抱歉,不能臨終再看你一眼了希貝爾,抱歉!”

      最後一絲光明燃盡,卡特身上的輝光消失。

      現世。

      神王宮。

      羅德起身,遙遙對著卡特消失的地方重重一拜。

      “你燃盡所有的光明,照亮了整個黑夜,卻隕落在破曉之前.卡特大老一路走好!”

      羅德的話響徹在所有現世和尚且還在瘤胃層征戰的玩家和原住民戰士的心頭。

      現世。

      整個黎明之都,所有人齊齊對著卡特消失的方向大禮參拜。

      瘤胃層,同樣如此。

      每個人都在高呼。

      卡特大老一路走好!

      (本章完)


如果您喜歡,請把《成神後,我成了玩家口中的狗策劃》,方便以後閱讀成神後,我成了玩家口中的狗策劃第239章 大老一路走好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成神後,我成了玩家口中的狗策劃第239章 大老一路走好並對成神後,我成了玩家口中的狗策劃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