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5.第205章 初露鋒芒

類別:未分類 作者:月下蘭舟 本章:205.第205章 初露鋒芒

    正獨自感慨著,孫清臣就聽見門外傳來一陣騷動。

    隨後孫清臣聽到了一男子的說話聲,門打開以後,孫清臣卻看見了一張陌生的中年男子的臉。

    那男子一進屋就看向孫清臣,衝他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孫清臣,城主如今要去攻打金州府,特命我來通知你。”

    隨後那門口的士兵探頭望了一眼,又收回了視線。

    徐德遠快步走了進來,隨後將孫清臣拉到角落,壓低聲音說道:“孫縣令,我是徐德遠,徐振英的親伯父。”

    孫清臣倒是聽說過這一號人物,隻是這人一直躲在房間不出來,因此他也沒見過徐德遠的樣子。

    不過孫清臣此時對徐家人可沒什好印象,可他急切的想知道城的情況,隻能冷著臉說道:“城出了何事?為何明明先前還吵鬧得厲害,現在百姓們卻全都關起門窗來了?”

    “出大事了。徐振英殺了轉運司的官員,宣布造反,如今正往金州府方向去了,估計是準備攻下金州府!”

    “什?”孫清臣不由得大駭。

    他心中最擔心的事情果然發生了!

    徐德遠卻緊緊抓著他的手,一字一句說道:“孫大人,我不怕實話告訴你,徐振英造反是她一人之事,與我徐家二房沒有關係,我徐德遠深受皇恩忠君愛國,不可能做出此等謀反之事!事不宜遲,你現在告訴我,有沒有能夠阻止她的法子?”

    孫清臣蹙眉,“深受皇恩?”

    “實不相瞞,徐振英並非是什良民,她不過是一流放到黔州的犯人而已!在沒有流放之前,我官至禦史中丞,因木材案受了牽連,全家被發配至黔州。徐振英此人,手段毒辣,將我變相軟禁在房內,並做下此等罪惡滔天之事,我斷斷不能容忍!於是我趁著這次城亂跑出來,就想問問孫大人,眼下這情況該如何是好,咱們總不能眼睜睜的看著徐振英這妖女真的踏平金州府!”

    “禦史中丞?”孫清臣這回是徹底震驚了,他不是沒有懷疑過徐家人的身份,可無論如何也沒有想到他們竟是一群流放犯人,“徐大人?”

    這一想,孫清臣好像有了一點印象。

    怪不得他最開始總覺得這名字似乎在哪聽過。

    沒有時間考慮其他,有人願意幫忙自然是最好,更何況此人還是反賊徐振英的伯父,孫清臣感動的抓著徐德遠的手,“多虧徐大人相助,若這次造反事情真能平息,徐兄功不可沒,我一定向陛下上書替徐兄美言求情,興許能助徐兄官複原職也未可知啊!”

    徐德遠卻一臉愧疚之色,“聖上不怪罪我,不把我視做那妖女一黨,於我來說就已經是天大的福分,哪還敢奢求其他。”

    “徐兄,事不宜遲,如今城內是什情況,你快說與我知。”

    “徐振英和轉運司的人因為稅收一事沒有談妥,就鼓動老百姓殺了那兩人,現在她已經帶人去攻金州府了。”

    孫琴軒急道:“嵐縣離金州府不過四五日路程,她帶了多少人馬?”

    “至少有兩三千!”

    “兩三千?不妙啊。”

    “孫大人這是何意,金州府好歹是一府城,按理說府內至少有守衛兵幾千,為何孫大人一臉愁容?”

    “那是以前!如今國庫空虛,衛所本就減員清退了許多老兵。更何況如今黔州那邊在打仗,金州府的精銳都被抽調過去支援。如今金州府根本就是一座空城。”

    徐德遠驚呆了,“金州府守備竟然如此鬆懈?”

    “怕是情況比我們預想得還要糟糕。更不用提徐振英手底下的那些士兵,各個都是勇猛非凡以一當十,怕是不消幾千,幾百人就可以兵不見血刃的拿下金州府!”

    徐德遠隻覺得眼前一黑。

    此刻他真是恨毒了徐振英,想他徐德遠一世英名毀於一旦,從此將被扣上亂臣賊子的帽子,他就恨得咬牙切齒。

    “徐兄,你切莫再耽誤。我現在寫一封血書,你立刻送往黔州府的白將軍那,告知他金州府的情況,請他速速派兵支援!否則金州府一定會淪陷反賊之手!”

    “白將軍?可是汴京武侯白侯平的兒子白慈恩?”

    “正是他!”

    說完,孫清臣咬破了手指,撕下自己身上的衣裳,含淚泣血的寫下了一封手書。

    徐德遠心內焦灼,他本想借此機會奮力一搏,誰料孫清臣卻要他去黔州前線?

    他隻是一手無縛雞之力的書生,如何能跑到前線去?

    更別提金州和黔州兩地叢山峻嶺,到處都在短兵相接,他怎才能保證自己安全抵達?

    可是為了自己的前途,為了將自己從這場造反鬧劇中摘出來,徐德遠隻能孤注一擲!

    若是成了,興許陛下會網開一麵,免除他的罪責,甚至讓他官複原職。

    說不定還能治徐振英一個死罪!

    從此以後,他就徹底逃離徐振英的魔爪,他就可以將二房狠狠的踩在腳下!

    徐德遠將那封血書緊緊的揣在自己胸口,就仿佛揣著自己未來的前程一般慎重,“孫大人你放心,我就算拚了性命也一定將這封信帶到!你且等我的好消息!”

    ——————————————————

    金州府城破了。

    夜晚,鐵蹄漫過,青石板上不斷發出讓人心驚膽戰的聲音。

    城門遠遠就傳來了騷動。

    百姓們早就關門閉戶,躲在家瑟瑟發抖。

    但凡城破,賊軍總是要燒殺搶掠一番的,更別提焚燒糧草、擄走女人等惡行。

    那擄走的婦人自然是飽受淩辱,即使是找回來,也隻能家悄悄處理,再對外報一個暴病而亡。

    整個金州府彌漫著一種絕望而壓抑的氣氛。

    金州府通判一家除了周老爺在衙門那邊,其餘女眷帶著孩子紛紛躲在房內,又令府家丁拿著大棍子抵住大門。

    每逢破城,總有宵小趁機鬧事,搶劫的、殺人的、偷盜的,層出不窮。

    通判的長女周厚芳不過十六歲,正在家中備嫁,眼瞅著下個月就是婚期。

    她雖然沒有經曆過城破,卻也聽家中爹娘講過,“若是被擄走了,我就咬舌自盡,絕對不讓爹娘臉上蒙羞!”

    她和幾個姐妹都這樣說著。

    不過這一次,城中騷亂並沒有維持多久。

    從下午到黃昏,大約隻有兩個時辰,外麵的騷亂就停止了。

    眾人膽戰心驚的聽著外麵陸陸續續傳來的哭聲、尖叫聲、走路聲,有膽子大身手好的家丁拿著刀,一起相約著出去打探了情報,回來時顯然神情都鬆動了幾分。

    “是嵐縣的山大王打來了!太太小姐們莫慌,如今亂軍衝入了城,隻是捆了府君和老爺他們,說隻要我們乖乖聽話,亂軍絕不亂殺!”

    “嵐縣的?”大太太握著女兒顫抖的手逐漸穩定下來,“就是養豬的那個縣?”

    “對!”


>>章節報錯<<

如果您喜歡,請把《流放後我帶全家造反了》,方便以後閱讀流放後我帶全家造反了205.第205章 初露鋒芒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流放後我帶全家造反了205.第205章 初露鋒芒並對流放後我帶全家造反了章節有什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